导航菜单

与其跟一个不喜欢的人去吃西餐,还不如跟一个喜欢的人去撸串

  2019 青蔬捞烫总部

  阿清说起她的初恋。对方是稍微富足的小少爷,阿清当时在餐厅里兼职小服务员,因为对方也热衷于美食,在听到阿清介绍时十足小吃货的模样,动了心。

  后来他们也在一起了,一起去吃看中的美食店,一起去过凌晨三点的麦当劳,一起品尝哪家店的面条更筋道,哪家店用的食材更鲜......

  

  不过还是分手了。

  原因很奇葩也很正常。有一次阿清下班,对方去接她,阿清想吃路边的烤番薯,男的不让吃,说含有致癌物,很垃圾。阿清说了一句:我吃了那么多也没见有事啊。之后便开始了一场冷战,战着战着男方又有了陪着吃的女朋友。奇葩吗?或许是的。

  

  “你不喜欢路边摊,凭什么不让我吃。”

  直到她遇见现在的男朋友阿凯,更或者说是未婚夫,他们要结婚了。

  他们是大学同学,那时生活费都不多,唯一可以任性吃“大餐”是阿凯拿兼职工资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去阿清念叨许久的餐厅,点上两盘小龙虾。阿凯负责剥虾壳,阿清负责吃。阿凯对虾过敏。但是他愿意陪她去吃她喜欢的食物啊。这是阿清的第一次感动。

  

  吃路边的烤番薯不放心,阿凯干脆自己动手烤了,这种事难不倒他,小时候烤过得番薯还少吗。那是阿清的第二次感动。

  在后来,他们毕业了,阿清还是那个吃货阿清,阿凯更是成为资深“大厨”,琢磨了好多好多道美食,牢牢抓住了阿清的胃,阿清的心。

  

  “研究你对食物的喜好,便是我的喜好”

  阿清后来说过,与其跟一个不喜欢的人去吃西餐,还不如跟一个喜欢的人去撸串。

  阿清说起她的初恋。对方是稍微富足的小少爷,阿清当时在餐厅里兼职小服务员,因为对方也热衷于美食,在听到阿清介绍时十足小吃货的模样,动了心。

  后来他们也在一起了,一起去吃看中的美食店,一起去过凌晨三点的麦当劳,一起品尝哪家店的面条更筋道,哪家店用的食材更鲜......

  

  不过还是分手了。

  原因很奇葩也很正常。有一次阿清下班,对方去接她,阿清想吃路边的烤番薯,男的不让吃,说含有致癌物,很垃圾。阿清说了一句:我吃了那么多也没见有事啊。之后便开始了一场冷战,战着战着男方又有了陪着吃的女朋友。奇葩吗?或许是的。

  

  “你不喜欢路边摊,凭什么不让我吃。”

  直到她遇见现在的男朋友阿凯,更或者说是未婚夫,他们要结婚了。

  他们是大学同学,那时生活费都不多,唯一可以任性吃“大餐”是阿凯拿兼职工资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去阿清念叨许久的餐厅,点上两盘小龙虾。阿凯负责剥虾壳,阿清负责吃。阿凯对虾过敏。但是他愿意陪她去吃她喜欢的食物啊。这是阿清的第一次感动。

  

  吃路边的烤番薯不放心,阿凯干脆自己动手烤了,这种事难不倒他,小时候烤过得番薯还少吗。那是阿清的第二次感动。

  在后来,他们毕业了,阿清还是那个吃货阿清,阿凯更是成为资深“大厨”,琢磨了好多好多道美食,牢牢抓住了阿清的胃,阿清的心。

  

  “研究你对食物的喜好,便是我的喜好”

  阿清后来说过,与其跟一个不喜欢的人去吃西餐,还不如跟一个喜欢的人去撸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