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不做首演一日游,这些小剧场京剧常演常新,才是真有戏!

摘要:世界上最伟大的短篇小说作家遇上了沪剧

欧亨利和契诃夫的小说变成京剧后会是什么样子?10月18日和19日,上海京剧院出品的《草芥》 《小吏之死》将在北京第六届当代小剧场歌剧艺术节上亮相。这两部戏剧都是根据伟大文学大师的作品改编的,都是“本地化”的,需要重新设置。上海京剧院导演张帆表示:“秉承‘抓大不弃小’的理念,我希望通过探索性和实验性的平台,培养年轻演员和更多继承传统、引领时代的创新人才。”

《草芥》诞生于欧亨利的短篇小说《警察和赞美诗》。编剧张楚音将故事的背景从美国的街头转移到中国的北宋。“这是一个梁山英雄的时代,也是一个文人和词人的时代。世界上没有手和天赋的“草根”应该如何管理自己呢《小吏之死》改编自契诃夫短篇小说《《小公务员之死》》,编剧龚小雄:明朝学者余单鑫,第一个被授予总督头衔,因家谱功勋被提升为九级小官吏。一天宴会上,余单鑫打了州长一个喷嚏,然后和他分手了。他写了一封悔过信,但没有改正。他还把州长对县长的申斥误认为是对自己的申斥。由于身心疲惫,他最终病倒并突然死亡。

许多新剧首次上演后就消失了,成为“剧院一日游”。《草芥》 《小吏之死》,作为一部“上海制造”的小型戏剧,打破了这一魔咒,从上海出发,走过苏州、武汉等地,经常扮演常欣。《小吏之死》在2007年创造了一个新的记录,并赢得了许多奖项。它今天仍然很受欢迎。导演和主演严庆谷在这部30分钟的戏剧中,一个人扮演许多角色,融入许多戏剧特色。例如,平潭《72个她》的歌谣被改编成《多个你》,“你”被一个接一个地填充。他笑着说:“《小吏之死》有“三个跨度”,因为它是一个单人表演,所以我的表演应该是跨表演,跨性别,也应该是跨国改编的外国作品。沪剧一直有创新的传统。我们的创作需要更大胆、更浪漫。”

从《小吏之死》年到《草芥》年,我们见证了上海京剧院小剧场歌剧作品在过去十年的发展和创造力的传承。在过去的十年里,上海京剧剧院推出了一系列小型戏剧作品,如《小吏之死》 《草芥》 《惑》 《春水渡》 《十两金》。通过这个“训练场”,主要创造者已经逐渐成熟。他们已经走出了全国颇具影响力的歌剧导演王庆、集指导和表演于一体的复合型艺术创作人才严庆谷,以及一批初出茅庐的年轻创作力量,如《玉蝉师》编剧张楚音和导演章雷。

“我选择在小剧院创作歌剧作品,因为与传统的框架舞台相比,小剧院打破了“第四堵墙”的关系。它经常给我一个大大小小、近而远的思考。在有限的空间里,创造者需要更多的创造力。”张楚音说,这位演员与观众的近距离面对面接触创造了观众与表演之间的新关系。"在这种状态下,我认为主要创造者的心中应该有更多的沟壑."

《青丝恨》第一代学者表演者是金喜全,梅花奖获得者,叶皮的未成年学生。现在他的学生郭伟已经接过了角色指挥棒。在“差生”表演的基础上,他继续与小丑演员王墩搭档,因为他的表演技巧。这位穷困潦倒的学者纯真、酸楚、愚笨的性格得到了充分的展现。

"把作品分发出去,让更多的剧团、专家和观众能够理解和关注这些年轻的歌剧创作者。"张帆希望年轻人能够在一个更广阔的艺术世界中展示自己。"我们总是在培养创造力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