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国有善铜,铜镜是青铜上的书画艺术

  铜镜在收藏界已成为热门话题,被越来越多的收藏爱好者、艺术品投资者所关注。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人们不仅对铜镜用于祭祀占卜、赏赐、信物、辟邪等诸多功能的认识逐步形成共识,也不再仅仅把铜镜看成古人用来照容的日常生活用品,更在于铜镜巨大的艺术魅力和博大精深的文化内涵。

  国有善铜,铜镜是青铜上的书画艺术

  青铜镜凝结了中华民族各个时期的时代精神和审美理念,是古人生活和艺术创作的结晶。据现有史料记载,绘画与书法艺术分别于齐家文化时期和战国晚期表现在青铜镜上,铜镜上的铭文和纹饰所展示出的诗文、书、画不仅是一个朝代的缩影和历史的见证,更是一部青铜镜上的艺术史。

  铜镜的铭文,文字繁杂、书体丰富、异彩纷呈、蔚为大观,是研究文字、书法发展史不可或缺的实物资料。铜镜铭文除了内容涉及纪年、干支、宗教、人物、冶炼、民俗、寓言等诸多方面外,就书法、书体而言,清晰可见篆—隶—楷的书体演变过程。

  国有善铜,铜镜是青铜上的书画艺术

  双圈铭文镜

  篆体在镜铭书体中运用较少,然其雄强浑厚、笔画凝重、粗细一致、匀圆对称、庄重典雅的书体在镜铭中可谓浓墨重彩。

  镜铭书体多近于篆隶之间的变异体,这是由篆书向隶书转变的一个过渡期,以重圈铭文镜最为典型,铭文环绕铜镜两周,书体美丽如画。

  国有善铜,铜镜是青铜上的书画艺术

  “长宜子孙”铭四乳神兽镜

  至东汉,隶书已臻成熟,成为铜镜铭文中的自觉书体,其中有代表性的为“长宜子孙”铭四乳神兽镜。其书写极似曹全碑书体,沉稳方劲、高洁明朗、朴雅隽秀,为汉隶的规范体。

  国有善铜,铜镜是青铜上的书画艺术

  “湛若止水”铭六团花卉镜

  至隋唐,楷书镜铭盛行,此镜铭文“湛若止水,皎如秋月,清晖内融,菱花外发,洞照心胆,屏除妖孽,永世作珍,服之无沫”,对仗工整,辞藻华丽,韵调高雅,书体端正秀美,雍容典丽,其内容阐明此镜之功用,以铭释镜,极具巧思。

  由宋至明清,虽然院体、台阁体、馆阁体为官方书体,但镜铭书体仍多为隶楷之体,偶有变异之篆书,可见篆、隶、楷在书法艺术中的分量举足轻重。

  国有善铜,铜镜是青铜上的书画艺术

  蟠螭纹镜

  绘画艺术在铜镜上更是表现得淋漓尽致。从齐家文化起,我们的先人把对太阳的崇拜开始绘制铸造在青铜镜上,便奠定了在铜镜上施展绘画艺术的基础。春秋战国,商周礼器上的神秘图案转移到了青铜镜上,使得当时的铜镜画面充满了神秘感,图案之精美、铸造技术之高超,令人过目难忘。由云纹、菱形纹组成精细的地纹,在上面配以螭、虺、凤、鸟、奇兽花草的图案,这是战国镜中极具代表性的品种,精美异常,已达登峰造极之境。

  国有善铜,铜镜是青铜上的书画艺术

  海兽葡萄镜

  若从美术的造型性、视觉性、空间性和静态性这四个方面来审视铜镜,视觉性和静态性在铜镜的绘画艺术上表现得最为强烈。特别是唐代的瑞兽葡萄镜,串串翠嫩欲滴的葡萄倒挂在随风飘动的叶片枝蔓之间,任蜂蝶、禽鸟穿行,大有“吴带当风”之韵!一个个灵性十足的瑞兽或奔跑、或伫立,或嘶鸣,或戏耍,神态各异、惟妙惟肖,它们的精彩瞬间被唐代的能工巧匠定格在铜镜上,使我们领略到凝结着欧亚大陆之文明的瑞兽葡萄镜的艺术风貌。

  国有善铜,铜镜是青铜上的书画艺术

  婴戏蹴鞠纹镜

美学与青铜镜的铸造、雕刻技艺完美结合,把一幅幅精美绝伦的铜镜图案展现在我们面前,成就了铜镜美学的辉煌。

  国有善铜,铜镜是青铜上的书画艺术

  “庆州款”双鱼镜

  宋、辽、金时期铜镜形制多变,品类繁多,出现了较多极具特色的铜镜题材,其中人物故事镜因其做工精湛、题材丰广,绘画意蕴浓重且极具人文情怀等特色,无疑是铜镜艺术中最为璀璨的一颗明珠。

  国有善铜,铜镜是青铜上的书画艺术

  故事镜的装饰艺术所呈现的是对于场景的刻画,取材丰富,可以来源于民间流行的神话传说、历史典故,或体现场景的高山流水、苍树老翁、云烟楼阁等等,能够切实反映儒、释、道等诸家思想的精神追求,抑或是体现当时的社会文化与伦理风尚,并能寄托情感,引人深思与鉴赏。这一时期的故事镜多取材于神仙故事与先贤传说,而鲜有体现社会风尚与市井民俗文化者,本次春拍所呈现的这面婴戏蹴鞠纹镜不仅是对宋金时期民俗文化的具体呈现,也印证着文人绘画的发达及其对于铜镜装饰艺术的影响。

  国有善铜,铜镜是青铜上的书画艺术

件和时机已经成熟。铜镜有着广阔的收藏前景和市场潜力,值得更多的收藏爱好者、艺术品投资者加倍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