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天寒露重望君保重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从喧嚣热闹的运动场回到安静的宿舍楼,碰到了眼睛红红的先生。他声音哽咽地诉说了一个不幸的消息,我听了,好久说不出话来。人生无常,世事多变,该有怎样乐观豁达的心态,才能平静地接受无情的命运?

  晚上,噩梦连连,梦里,有着丝丝挥之不去的心痛。

  晨起,准备买菜,却惦记着生病未愈的同事的儿子,于是转弯去探望。刚走到门口,就看到孩子安静地坐在饭桌旁的椅子上,瘦弱的身子,苍白的脸庞,额头上还贴着退热贴。他呆呆地看着桌上的饭菜,却一动不动,仿佛石化了。尖尖的下巴如锥子一般,看了让人心痛。

  “怎么?又发烧了?”我担心地问。

  “是的,昨晚又烧起来了,又只能带他去看医生了。”同事轻轻地说。

  我安慰了几句,叹着气走了。

  穿过人来车往的大马路,走过堆满杂物的篮球场,我来到集市。简陋的市场里人声嘈杂,拥挤不堪,更有许多摊贩露天摆卖,把原本就狭窄的街道拥堵得水泄不通。我走过一个个摊子,发现摆摊的人都不年轻,都有着一张饱经风霜的脸与一双粗糙的双手。

  “给我三个面包和一杯豆浆。”我停在卖面包的摊子旁,对身材微胖的老板娘说。

  “等一下,马上好。”

  她一边说,一边手脚麻利地拿面包,可旁边还围着四名顾客,要面包的、买豆浆的、等着找钱的、询问价格的,脸上都带着不耐烦的表情。

  “我的钱,什么时候找?”黑皮肤的中年男子跺着脚,语气生硬地问。

  “马上,马上!”

  老板娘有些焦急,额头上渗出了密密的汗珠,点点地缀在爬满皱纹的额头上。那张圆脸,隐隐可见年轻时美貌的痕迹,可现在全是生活的风霜,刻在每一道细密的皱纹上,镌在每一个黑色的斑点里。面包热气腾腾的,白色的雾气蒸腾而上,把她层层包裹。她忙着手上的活,很快?夷煤妹姘投菇垢艺伊饲?

  我把揉得皱巴巴的钱接过去,数了数,发现多找了一张一元的纸币,赶忙还回去。

  “你真是好人,公道正直,换了别人,早走了。”我转身,还听到她感激地说。

  我无语,加快了脚步。

  走到马路旁,见到同事带着孩子在等车,准备去市区看医生。孩子蹲在地上,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的样子,与平日的活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陪着她等,看一辆辆车呼啸而过,就是没有去市区的公交车。

  “我先走了,你保重。”我转身离去,有些难以言说的心酸。

  普通人的生活,就是如此,没有多少诗情画意,多的是无尽的操劳与疲惫。不管有无人关心,最后扛起生活重担的,总是独自一人。吃过苦,受过罪,也就懂得了生活的艰辛,也更加珍惜每一个平安健康的日子。我们埋头赶路,心里却还念念不忘着对亲朋好友的牵挂与祝福。

  朋友,天寒露重,望君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