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极战龙皇 第一百二十二章 瞬杀



  “凤鸣”的脸上露出紧张的表情。他忍不住伸出手,拿起江攀龙放置到场上的破坏龙-光耀,仔细阅读它的卡图效果。

  “然后,我要再支付一点费用,召唤破坏龙-玄灵。随后,我要发动玄灵的效果,将除外区的光晕召唤上场。”

  江攀龙从自己的手牌中抽出破坏龙-玄灵,将它放置在光耀的左侧。随后,他又将除外区中的光晕放置到场上,放置到光耀的右侧。

  “我还要支付一点费用,召唤破坏龙-劲浪,发动它的效果,从卡组中拿一张‘破坏’魔法卡。”

  江攀龙将位于自己手牌最右侧的破坏龙-劲浪抽出来,放置到自己的怪兽区左侧。五条龙在怪兽区中央排成整齐的一列,光耀在中央,四条等级为4的小龙在左右两翼。

  “凤鸣”的嘴角开始连续抽动,但没有说什么。

  “我要将一张破坏龙融合加入手牌。然后,我要使用劲浪所带来的一点额外费用,发动它。”

  江攀龙翻开自己的卡组,从卡组的中央翻出一张破坏龙融合,随即直接将这张卡拍到自己的魔法与陷阱区。

  “额外……费用?”

  “凤鸣”瞪大自己的双眼,一把抓起江攀龙场上的破坏龙-劲浪,把这张卡拿到自己的眼前,仔细阅读它的卡牌效果。

  “是的,”江攀龙摊开左手,“在劲浪这张卡被召唤成功的场合,我可以获得一点额外费用,用于发动‘破坏’魔法卡。”

  “没错。劲浪是破坏龙系列中非常重要的一张卡,几乎每一种破坏龙都离不开它。虽然,它的效果每个回合只能用一次,但这一点费用在很多时候足以决定一场比赛的胜负。”

  站立在赛场边角位置的裁判突然转过身来,走到“凤鸣”身后,向他解释。从语气上听起来,这位裁判应该和他比较熟,很可能是老朋友,至少也是老相识。

  “好……好。”

  “凤鸣”不得不点头,脸上的表情像是刚刚吞下一只苍蝇一般。

  “我要召唤,破坏龙-霸海。”

  江攀龙将自己场上的劲浪和光晕移动到除外区,随即翻开自己的额外卡组,将位于额外卡组上方的破坏龙-霸海抽出来,放置到劲浪原本所在的位置。他伸出左手食指,指向霸海的卡图,再指向“凤鸣”场上的圣堂侍卫官。

  “我要用霸海攻击圣堂侍卫官。”

  “凤鸣”一言不发地将圣堂侍卫官送入墓地,并拿起自己的手机,在对战程序的两栏中分别输入“-700”和“-1”。

  “翻一张生命牌。”裁判提醒。

  “凤鸣”有些不情愿地把第二张生命牌送去墓地。这张生命牌也没有被触发。

  “我要发动霸海的效果,”江攀龙放慢语速,“当它对你造成战斗伤害时,对你造成我场上的破坏龙的等级之和乘100点的效果伤害。我场上的破坏龙的等级之和是22,所以,你将受到2200点伤害。”

  “凤鸣”咬紧牙关,再次将两张生命牌翻入墓地。当第四张生命牌被翻开时,他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将这张生命牌抓起来。

  “我要发动它的效果,复活墓地中的一只裁决天使。”

  “可以啊。”

  江攀龙露出轻松的笑容。看到“凤鸣”将墓地中的圣堂侍卫官横置回到场上之后,他再次抬起左手食指,指向光耀的卡图。

  “那么,我要发动光耀的效果,把你的明光圣殿和长明灯的效果全部无效。然后,我的光耀的攻击力会上升1000点,变成3800。”

  “凤鸣”的脸上露出焦急的表情,忍不住伸出手,向自己场上的裁决天使-怜星摸去。

  “我要用光耀攻击你的怜星。”江攀龙抬起手,指向“凤鸣”场上的裁决天使-怜星。

  “我要发动怜星的效果,把她献祭!”

  “不行,”江攀龙抬起手,“你发动不了。”

  “为什么?”

  “与光耀战斗的怪兽的效果会被无效化。”江攀龙指向光耀的卡图下方的效果文字。

  “没错,”站在后方的裁判补充,“怜星的效果会被光耀封印住,无法发动。你必将受到3800点伤害。”

  “凤鸣”顿时耷拉下脑袋来,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几秒钟之后,他缓缓地抬起双手,把自己的卡牌重新整理好。

  “你们要开始第二局吗?”

  裁判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他忍不住抬起头,从自己面前一直往前看,一直看到赛场的另外一边。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还没有其他比赛进入第二局,甚至没有一个其他的玩家抬起头来。

  “凤鸣”闷哼一声,没有说话,只是把自己的主卡组放到自己面前,随即从自己的卡盒中拿出自己的备用卡组,开始更换备用卡。

  江攀龙也拿出自己的备用卡组,小心翼翼地把他要换出来的卡牌取出,再将备用卡换入。他取出和放入卡牌的动作幅度都很小,像是害怕周围有别人偷看他换进来的卡。他知道,即使在这种情况之下,一名合格的牌手也绝不能大意,反而应当更加谨慎。因为,胜利还没有到手。他见过很多在这种情况下麻痹大意,从而最终被翻盘的玩家。

  大约两分钟后,两人同时完成备用卡的更换,以及额外卡组、生命区的整理。两人分别让对手确认自己的备用卡组总数没有变化,再将主卡组推给对方,让对方切洗卡组。

  “我选择先攻。”

  “凤鸣”率先从自己的卡组中抽出六张卡。看清这六张卡之后,他的脸上再一次露出吞下一只苍蝇一般的表情,喉结和两腮不停地上下颤动。

  江攀龙反而没有露出任何情绪波动,只是静静地看着自己的对手。

  “我……我盖两张卡,回合结束。”

  “凤鸣”从手牌中抽出两张卡,盖放到自己场上,随即抬起左手,连续摆手。

  “我的回合。抽卡。”

  江攀龙抽出七张卡,随即从自己的手牌中打出一张破坏龙突袭。

  “我支付一点费用,发动破坏龙突袭。”

  “凤鸣”毫无表情,只是微微点头。

  “我召唤破坏龙-锋翼。然后,我要用锋翼对你直接攻击。”

  “凤鸣”抬起手,拿起自己的手机,在对战程序上输入“-1900”和“-1”,随即将一张生命牌翻去墓地。

  “我也盖放两张卡。回合结束。”

  江攀龙抽出两张卡,盖放到自己的魔法与陷阱区,随后用自己的大拇指捏紧自己手牌中的暴雷击。

  “我的回合。抽卡。”

  “凤鸣”转动自己的二十面骰子,随即抽出一张卡。他直接将刚刚抽到手上的这只怪兽拍到场上。那是一只裁决天使-戒律祭司。

  “我支付两点费用,召唤戒律祭司。我要用戒律祭司攻击你的锋翼。”

  “你确定?”江攀龙问道。

  “凤鸣”没有说话,只是点头。

  “好。”

  江攀龙拿起手机,在自己的对战计算器页面输入“-300”,随即将自己场上的破坏龙-锋翼移动到除外区。他伸出两根手指,指向锋翼和破坏龙突袭的卡图。

  “由于锋翼被破坏,我要发动它的遗言效果,破坏你场上的一张魔法或陷阱卡。与此同时,我要发动破坏龙突袭在墓地中的效果,把它除外,从卡组召唤一只费用不高于锋翼的破坏龙。”

  “凤鸣”再次皱起眉头来。

  “锋翼的效果作为连锁1,”江攀龙抬起手,指向“凤鸣”的魔法陷阱区,“我要炸掉你左手边的那张卡。破坏龙突袭的效果作为连锁2。你有要发动的卡吗?”

  “凤鸣”连续摇头,脸憋得有一点发红。他的费用已经用光,自然没有能够发动的卡。

  “那好,我要召唤破坏龙-烈焰。我要发动烈焰的效果,让你的戒律祭司的攻防下降烈焰的攻防数值。”

  江攀龙从卡组中央抽出一张破坏龙-烈焰,放到戒律祭司的对面。

  “因此,你的戒律祭司的攻击力会下降1900,降到300。”

  “哼……”

  “凤鸣”再次发出一声低哼,将自己左手边的圣光集聚送入墓地,随后又从自己手牌中抽出一张卡,盖放到自己的场上。

  “我再盖放一张卡。我的回合结束。”

  “在你结束回合时,我要支付一点费用,发动破坏龙卷风,破坏你的两张盖卡。”

  江攀龙将自己左手边的破坏龙卷风翻开,指向“凤鸣”场上的两张盖卡。

  “什……什么?炸两张卡?”

  “凤鸣”一把抓起江攀龙场上的破坏龙卷风。他的动作幅度很大,差一点把卡牌外侧的卡套的边角扯掉。

  “这个回合,龙皇场上有一只破坏龙被破坏,所以,破坏龙卷风可以指定你场上的两张卡。”裁判再次解释。

  “我的回合。抽卡。”

  江攀龙抽出自己卡组顶端的卡。看到这张卡之后,他忍不住露出满意的笑容。这张卡是他换进来的备用卡,也是一张自从他当年刚开始玩巨龙卡组时就接触到的卡。他看向对手场上已经变得空空荡荡的后场,再看向自己的手牌。

  现在,正是发动这张卡的最佳时机。

  “我支付一点费用,发动巨龙的血祭台。”

  江攀龙打出自己刚刚抽到的、费用为1的永续魔法,将它放置到自己的魔法与陷阱卡的中央。

  “凤鸣”抬起头,伸出脖子,整个上半身几乎趴到桌子上。站在他身后的裁判和刚好走过来的一名工作人员也好奇地伸出脑袋。三个人同时注视这张永续魔法卡的卡图。

  这张永续魔法卡的卡图,是一座环形祭坛。一条青灰色的巨龙祭坛位于祭坛中央的圆台之上,仰天长啸,发出阵阵强烈的音波。几只不同种类的巨兽分别被粗大的铁链锁在祭坛的周边位置,脸上满是痛苦的表情。浓稠而浑浊的鲜血不断从巨兽们的伤口之上滴落下来,汇聚到祭坛底部的血槽中。

  “血祭台的第一个效果是,每一个回合一次,自己召唤等级7以上的龙族怪兽时,可以将自己场上或手牌中的等级合计等于或高于要召唤的怪兽的等级的怪兽献祭,以代替本应支付的费用。因此,我要将手中的破坏龙-金焰献祭,召唤破坏龙-光耀。”

  江攀龙将自己手中的破坏龙-金焰丢进墓地,随即将手中的破坏龙-光耀召唤上场。

  “我要发动光耀的登场效果,复活墓地中的锋翼。”

  江攀龙看向已经目瞪口呆的“凤鸣”,随即将自己墓地中的锋翼取出来,放置到烈焰的右侧。两只小龙一同站到光耀的右侧。

  “锋翼的登场效果是,登场时,破坏你场上的一只攻击力在它之下的怪兽。所以,我要破坏你的戒律祭司。”江攀龙抬起手,指向“凤鸣”场上的戒律祭司。

  “凤鸣”猛地从自己的椅子上站起来,双手往桌子表面一拍,发出一声闷响。

  1号桌、3号桌、5号桌和6号桌上的玩家先后放下手中的牌,停下手中的动作,抬起头,把脑袋转向2号桌的方向。几名工作人员也先后把目光投向这个突然发出异常动静的玩家。

  “哼!”

  “凤鸣”发出一声响亮的闷哼,一股脑地把自己的所有卡片全都塞进卡盒里,随即把卡盒往背包里一扔,也不理裁判,大踏步地沿着过道往大门走去。他的脚步声还变得特别响亮,脚踏在铺满地毯的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咚咚咚”声。

  这下子,连观战区的观众们和另外几个桌位上的玩家们都开始注意他的动作。只是,当大家全都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一件什么事之后,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大门之外。

  “他……这是直接认输吗?”

  江攀龙有些哭笑不得。他当然见过看出大局已定之后便认输的人,也见过不甘心失败从而表示不服的人,甚至还见过发脾气的人。他自己在比现在更年轻的时候也曾经这么做过。但是,这种一言不发便直接走人,甚至还不领礼包的人还真的可以称作是“珍稀物种”。

  “嗯……按照规则来说,确实是这样,”裁判也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待会儿,我们再和他确认一下,看他是否真的要放弃三十二强选手礼包吧。龙皇,你先上舞台去签名吧。”

  “好嘞。”

  江攀龙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拎起背包,向舞台的方向走去。站立在焦点桌两侧的钟卓越和李俊德都露出惊讶的表情。如果不是看到跟在江攀龙身后的裁判,他们差一点以为自己眼花了。

  “哇!这么快就结束战斗啦?”钟卓越露出赞赏的表情。

  “是啊,”江攀龙笑着摆摆手,“我的运气好一点,他的运气差一点而已。”

  “那很值得恭喜啊!”钟卓越笑着竖起大拇指,“龙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你第一次进十六强吧?这可是历史性的突破啊!”

  “还好啦,还好啦……”

  坐在焦点桌上的两名牌手同时抬起头,看向江攀龙的脸。两人同时露出带有几分敬佩,但又带有几分不善的目光。

  江攀龙假装没有注意到两名牌手的眼神,只是微微一笑,向钟卓越和李俊德微微点头,随即向舞台中央的白板走去。纸板上,代表十六强选手的空格还全都是空白的,没有人签名。

  2019.7.30

  上一章链接:《极战龙皇》(121)龙对凤

  下一章链接:《极战龙皇》(123)十六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