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心里的盼头不同,其命运也不尽相同

心里的盼头不同,其命运也不尽相同

贾忠延是在上厕所时,忽然倒地而死的。别人发现时,就没气了。因为是电力局职工,又是在上班时死的,所以单位处理了几十万块钱。但钱再多,人却没了。

贾忠延办丧事时,我正在广东,陈亦新参加了丧礼。

他说,贾家娘娘哭得死去活来。妈劝她不要太伤心。十多年前,我弟弟死时,是贾家娘娘劝妈妈,现在,轮到妈劝贾家娘娘了。贾家娘娘有两个女儿,只有这一个儿子。这一死,她就没儿子了。在凉州,没儿子是叫人心穷的事。所以,此后,我见贾家娘娘时,她说她心穷了。

我就劝她,不要紧,还有我呢,你把我当成儿子就行了。劝归劝,说归说,我知道,劝的那些话,其实解除不了她内心的疼,只能宽宽心。要想不疼,除非她能明白,找到那颗不疼的心。我很想告诉她,但是我知道,她听不懂的,也不会听我的。她自始至终放不下的,仍是那心穷带来的记忆。

这次,我带了些礼物,去请贾家娘娘,将请柬递给她时,她的眼红了。我知道,她又想到了儿子。她像祥林嫂念叨阿毛那样,一句一句地说:心穷了,你说,我心穷了。儿子是很多凉州女人的盼头,一个女人,只要生下儿子,便是她生命的全部,所以,凉州女人都是好母亲,但往往是,这样的盼头一旦消逝,她生命的火苗也就渐渐熄灭了,心便穷了。

我问,姑爹呢?

她说,去散心了。

我见她又胖了许多,说你还得跳舞呀,又胖了。

她说,心穷了,没那份闲心了。

我不知道如何劝她。

下楼了,贾家娘娘的泪还在我心里闪,那“心穷”,还一直响着……

如果不想让自己心穷,那么只有让自己拥有大心,让自己的心从那个小小的盼头中超越出来。世俗人的盼头多是狭隘而执着的,一旦盼头消失,便会遭遇致命的打击。在我的小说《白虎关》中,我就写到了几个女人的盼头,盼头不同,其命运也不同。有时候,那心中的盼头,也是人在苦难人生中活下去的唯一力量。如兰兰和莹儿,在沙漠中遭遇豺狗子的袭击,就是靠各自心中的盼头,才走出那段沙漠之旅的。最后,兰兰的盼头得到了升华和超越,而莹儿的盼头仅仅是灵官,当灵官消失之后,莹儿也就有了那样的命运。

所以,人要有盼头,不过这盼头要足够的大,大到能消解自己所有的执着。

——摘自雪漠作品《一个人的西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