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大河在这里转身第一次在韩城见到黄河

  

  韩城日落 小可摄

  大河在这里转身

  大河从黄土高原奔流而下。从南到北,如西北壮汉,喝醉了酒,歪歪咧咧,号子喧天,声势浩大。遇沙吞沙,遇河纳河,招花惹草,像极了村里二流子。

  黄土高原多黄土,所以大河也是一身黄色。

  到这里,西北大汉却忽然变性了,酒也仿佛醒了,仿佛前面就是扯着他耳朵皮剽悍的老婆。号子停了,离家近了。水面突然变宽静而深,缓缓向前,奔波许久,终于能松一口气了。大汉在这里转身,告别前半生的波澜壮阔浮浮沉沉的生活,选择后半生平静安详的生活。黄土在这里沉淀。

  

  黄河 小可摄

  黄河 小可摄

  黄土在两岸铺开,越来越高,越来越广,形成一片冲积平原。

  三千多年前有人来到这里开始定居,捕鱼打猎,采集种植,我不知道是以什么方式为生。他们生活下来,传存至今,成为中华文明重要发祥地之一。大河造就了这个地方,给岁月以文明。

  一千年以后,有个人出生了,他二十二岁开始出游,东到齐鲁,南抵昆明。我曾想象他年轻时是否于大河中游泳,看着大河向东而去,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慨叹古人,如我一样。正如从北奔腾而来滔滔不息的大河。四十一岁这个男人以腐刑换取性命,受尽耻辱,择穷庐而居。他有家族的使命还未完成,这个年龄他已能撇去虚名,且由外界说去吧。静水流深,像极了这里的大河。他要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用了整整十三年,他写出了冠绝历史、文学的巨作——《史记》。后人中一位文学巨匠曾评价它: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

  这个忍辱负重的男人就是司马迁。司马迁给予了这个地方历史文化的厚重与深沉。

  这个地方就是龙门。传说鲤鱼在这里跳过龙门,化龙升天。司马迁跳过了龙门,却没鸡犬升天,多年后,经过他外孙的努力,《史记》才重见天日。

  现在,龙门叫做韩城。现在我就在黄河边上,两岸黄土厚重,高及十余米,黄河就在脚下,默默流淌。正直黄昏,一轮月在高空,极淡极淡。

  

  黄河上的绿渚 小可摄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黄河。站在高岸上,天高地阔,视野极好,黄土淤积成渚,一大片,郁郁青青。这是我见过最宽的大河,有数百米,向对岸看去,模模糊糊,隐隐约约成一线。河中的绿渚,河水的浑浊,在视野中融为一体。历史的洪荒感扑面而来,仿佛大河是从你身上流过,你成为了这片土地的一份子。我已经不能说什么了,脑中空空,心中慨叹,我被他的浑厚与沉默俘虏了。

  斜阳在身后散开,绮丽瑰艳,落在韩城上空。有些遗憾,看不到黄河落日。想来,一轮大日从黄河中缓缓落下,有烟升起是不是极为壮观呢?

  

  韩城日落 小可摄

  更遗憾的是绕了一圈,还是找不到下河的路,没能触觉感受一下黄河水。不到黄河心不死,我是不摸到黄河水心不死。

  夜色四合,该回去了。

  游于2019.7.13,完成于7.15

  小可 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