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藏家故事谭国斌的湖湘收藏路径

?藏家故事 | 谭国斌的湖湘收藏路径

  扩展阅读:雅昌艺术网关于“以冒用'雅昌'名义骗取艺术品等犯罪行为”的声明

  “古萃今承”湖南省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十五周年特展相关信息:

  展览时间:2019-07-25 - 2019-08-31

  展览机构:湖南省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

  开放时间:每天9:30——16:30(周一闭馆)

  展览地址:长沙市开福区湘江北路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

  

  对于谭国斌来说,2019年下半年要操心的事儿很多,摆在第一位的,自然是第七届艺术长沙。

  今年艺术长沙公布的参展名单中,没有邀请国外艺术家。水墨艺术家的邀请名单为:李津、刘庆和、武艺;油画艺术家则邀请罗中立、段建伟、杨茂源、何岸、王迈、傅瑶、梁远苇。(依年龄及姓氏首字母排序)

  

  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远景

  门口大红镂空“石头”为艺术家隋建国作品,原型就是湘江里的一粒砂

  从2007年首届艺术长沙的高调亮相,到后来为张晓刚、周春芽、王广义等重要艺术家举办个展,并邀请国际重要艺术家安东尼·葛姆雷到湖南,再到如今开始关注本土青年艺术家,艺术长沙似乎开始寻找明确的方向。谭国斌同样还在思考的,还有成立于2005年的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如何走下去。

  从古玩商人、书画藏家到私人当代艺术博物馆馆长,从“艺术长沙”到“皿方罍回归”,收藏家、博览会策划者、策展人……谭国斌的身份似乎难以界定,他用一种特有的“湖湘式”路径,多年来都是长沙艺术风向标式的人物。

  

  曾处身长沙闹市中的兴兰堂和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

  

  兴兰堂陈列着谭国斌的古玩和字画收藏

  成立兴兰堂的初衷

  谭国斌是土生土长的长沙人,从小爱好集藏的他,在1998年涉足古玩和书画收藏,机缘巧合下买到工艺美术大师杨应修的一批书画是他在收藏之路上的首批重大收获。又从2003年开始收藏当时还不大被认可的黄宾虹。在收藏的过程中,作为全国各大拍场的常客,谭国斌逐渐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湖南当代书画家能在全国市场露脸者不多,有价者甚少,特别是湖南本土当代书画家,在外界都没什么知名度。同样一幅画,差不多的艺术水准,与其他省份书画家相比,湖南书画家的作品价格低很多。

  谭国斌颇为不平,兴兰堂应运而生。2004年12月,长沙首家个人收藏陈列馆兴兰堂在有名的解放西路开馆,展出湖南书画家莫立唐100幅书画作品。这是谭国斌涉足收藏领域多年后成立的第一个展示空间,也是年近八旬的莫立唐老先生人生中的首次个展。

  

  兴兰堂莫立唐个展现场

  取名为兴兰堂,是在拜访黎雄才老先生时由老先生提名并书写了堂号。“兰”与“南”字音近,一方面有“沅澧芷兰”之美,更重要的是有“振兴湖南书画艺术市场”。莫立唐是谭国斌一直关注的湖南本土艺术家。在他看来,莫立唐人品与艺品皆高,但其全国知名度难以与其成就相称。于是,他成为了兴兰堂首展艺术家,随后又先后推出了湖南艺术家张锡良、李凤龙、陈胜等个展,反响均不错。这个占地400平米的收藏陈列馆,不仅成为谭国斌藏品的展示场所,也成为谭国斌推介湖南书画家的平台,发展到后来成为了湖南艺术家的聚集地。

街,但是兴兰堂的存在被形容为“一香压千红”。墙上挂的都是谭国斌的藏品,一张大画案上文房四宝一应俱全,来的人或是欣赏书画作品,或是以笔会友,高朋满座,不少老朋友对当时场景记忆犹新。畅谈至深夜,主人谭国斌会遣人下楼,用一次性餐盒提回来长沙人最爱吃的口味虾,让艺术家们“心服口服”。湖南师范学院美术学院副院长李蒲星回忆,他第一次见到莫立唐就是在谭国斌的兴兰堂,后来逐渐成为艺术上的知己好友。

  

  

  热闹的兴兰堂宵夜,是每届艺术长沙的保留节目

  只要到了长沙,四方来宾都是客,这是谭国斌的交友之道。

  到了长沙,都要吃口味虾,到了谭国斌这里,同样如此,尤其是谭妈妈做的私房菜。一位来自北京的艺术圈从业人员回忆,她与谭国斌至今唯一一次交集,就是在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里吃谭妈妈做的小龙虾。这是和谭国斌交往的必备项目,也是圈内人喜欢在朋友圈分享的乐事之一。

  

  谭妈妈私房菜

  谭国斌湖湘式的性格,不仅限于对朋友,还有对文化的一份责任。2014年,中国文物回流的最大事件莫过于皿方罍回归湖南省博物馆。这尊被誉为“方罍之王”的精美青铜器,经历了一个世纪的海外流失,终于“身首合一,完罍归湘”。谭国斌作为前期接洽及参与者,经历了皿方罍器身洽购归湘的全过程。这是由民间收藏团体协同国家文博机构合力促成文物回流的一次成功操作。文物收藏的体制内外,打了一次完美的配合,这在文博界被传为佳话。

  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的变迁

  2004年对于中国艺术市场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一年,中国书画进入高涨期。对于谭国斌来说,也是一个重要转折点,他转向了相对处于洼地的油画和当代艺术。谭国斌找到了湖南艺术家李路明,接着认识了方力钧,因此结识了王广义、毛焰、周春芽等一大批与他同龄的当代艺术家,谭国斌从他们手中购藏重量级作品30余件,成为谭国斌征战当代艺术收藏的首批“战利品”。2004年年底,在兴兰堂所在小高楼的楼顶,以谭国斌命名的当代艺术博物馆开馆,与兴兰堂专注的传统书画不同,博物馆专门收藏当代艺术。与此同时,谭国斌开始大规模收藏当代油画。随着不断摸索和积累,谭国斌也由最初的投资客转为专业藏家。

道是道,真让人有点士别三日,刮目相看了,接下来就是扫荡全中国了。”

  

  “2013艺术长沙·艺术走近生活:当代艺术与公共化论坛”于岳麓书院举行

  

  2015年艺术长沙开幕式现场,四位参展艺术家左起依次为:王友身、王广义、克莱门特、朱加

  

  2017·第六届艺术长沙启动仪式

  在谭国斌的当代艺术收藏之路上,方力钧亦师亦友。因为一个印章建立联系,最后从对方口中的“方老师”和“谭老师”变成了“老方”和“老谭”。在方力钧的建议下,谭国斌于2007年避开了进入“千万时代”的当代艺术,转向了老油画。

  在2006、2007年,当代艺术进入千万时代时,方力钧对谭国斌说:“你收老油画吧!”当时,老油画很便宜,颜文樑的作品只要十几万一张,“甚至我买过几千块钱一张的作品”。“很多艺术家都是老方(方力钧)介绍我收藏的。每次拍卖的时候,我就捧着拍卖图录请教他哪些人的作品可以收,哪些人在中国美术史上占有重要的一席,不能跳过。”谭国斌说道。

  谭国斌一直想要为方力钧举办一个个展。而方力钧觉得,一个人不太热闹,可以再多邀请几个人。来来回回,2007年,以一辆专列作为开场序幕,第一届“艺术长沙”隆重登场,谭国斌以雷厉风行的方式把当代艺术带到了长沙这座中国中南部的城市,在各种议论中开幕,并将当代艺术首次带入了公立博物馆。

  这些年,每两年一届的艺术长沙一直如期举行,邀请的艺术家名单从方力钧、岳敏君、张晓刚、周春芽、王广义等国内当代艺术大咖到国外的克莱门特、安东尼·葛姆雷等知名艺术家,已然成为全国有名的艺术品牌。艺术家王广义于2015年参加了艺术长沙,对老馆印象深刻:“我来过长沙几次,觉得长沙非常有意思,尤其是谭国斌老馆特别中国,楼下繁华都市的混乱感和楼上艺术氛围浓厚的感觉构成了非常有趣的冲突。”谭国斌的收藏也随着一路丰富,意味着需要更大的空间。

  

  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新馆

  

  新馆开馆展开幕现场

  

  新馆开馆展展览现场

  2014年9月底,位于长沙城北的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新馆正式开馆,拥有四层空间,除了2楼为办公区以外,其余三层皆为展示空间。展厅毗邻湘江,观赏艺术的同时,透过巨大的落地窗,能望到滔滔江水奔流北去。它的开馆展为“湘江北上——谭国斌与当代艺术收藏展”,策展人舒可文评价谭国斌为“生长型藏家”,在展览介绍中谈到:“展览更强调展示过程,而不去隐藏过程,这些绘画作品在过程中的相关性正是我们的生活世界,其中有充满歧义的历史资源和复杂的现实背景,有种种局限、情感、想象,也有种种动力、疑问和创造的机缘。”曾经在兴兰堂接待过无数赫赫在列的中国及外国当代艺术家的大长桌,摆进了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新馆,取代兴兰堂成为“艺术长沙”的会客主阵地。

  据统计,目前谭国斌个人收藏当代艺术品共计900余件,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的馆藏为近9000件。谭国斌对藏品数量并不是太在意,他的收藏很全面,瓷器、书画、杂件都有。作为中国较早一批收藏当代艺术的收藏家,谭国斌所做的不仅仅只是一个收藏家。他作为民间文化人以一己之力之力,筹办了当代艺术博物馆并一直坚持免费开放。他与他的博物馆,还有他发起的“艺术长沙”,深刻改变着湖南艺术生态,成为湖南文化艺术领域里一个新标杆。

  从建立兴兰堂到今天的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今年正好是十五个年头。对于二者的定位,谭国斌区分很清晰,“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是一家在文物局备案的博物馆,不进入流通。而兴兰堂可以经营古玩和字画,用兴兰堂的收入养着博物馆。”谭国斌将重心又重新回到了传统艺术和湖南本土艺术的推广。

  

  新布展完成的“湖南学风”展览现场

  

  馆藏精品展“川流不息”现场

  谭国斌收藏湖南籍名人书画已有20余年,最开始从曾(曾国藩)、左(左宗棠)、彭(彭玉麟)、胡(胡林翼)入手,随着关注范围扩大,陶澍、郭嵩焘、谭嗣同、黄兴、章士钊、蔡锷等人的作品也相继收入,后来发展到只要与湖南有关的名人书画就考虑入藏,收藏渐成体系。近两年,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推出了“三河之役--兴兰堂藏湘军文献展”、“惟楚有材——兴兰堂藏湖湘名人书画作品展”等一系列湘军题材、湖湘书画名人藏品展。今年年初,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先后推出了三大馆藏展,除了当代艺术展“川流不息: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馆藏精选展”,"近百年湖南学风名人名家书法作品展"、“韩墨千秋:何绍基馆藏书法展”都属于传统艺术。在谭国斌看来,以何绍基为代表的湘籍名家收藏还处于低谷,他将陆续推出其他艺术家,在湖南本土艺术推广上继续发力。

  

  大书桌上放着的,正是谭国斌最近在看的书

  同时,如何将博物馆继续运营下去,也是谭国斌正在考虑的大问题。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一直坚持免费开放,所办展览具有较高学术性,得到了业内的认可,但是对于普通大众、特别是年轻人吸引力不够。既要弘扬湖南的文化历史,又要吸引年轻人走进博物馆,如何做到两头兼顾,是谭国斌现在重点考虑的问题,还有成立于2004的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如何走下去。博物馆近期推出了一系列与节日和展览相关的文创活动,效果如何还有待观察。

  

  7月24日晚上,“古萃今承”湖南省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十五周年特展迎来了第一批观众:开馆以来首个器物展、首个晚间开幕的展览,共展出了30余件藏品,除青铜器之外,明清瓷器、紫砂器、杂件、佛像石雕等皆曾经谭国斌之手或由他亲自收藏。

  

  展览现场

  “20多年前我开启了自己的收藏之旅,最初接触的是瓷器,接着是传统绘画,再到当代艺术。从古代到当代,多元的媒介、不同地域均给予了我养分和启发。”在谭国斌撰写的前言中,他回忆了自己的收藏之旅和博物馆的经营之路,“展览体现的艺术包容万象的自由精神,亦是我在收藏之路上获得的礼物。我也提醒自己时刻带着赤诚之心面对艺术,并希冀博物馆走得更长远。”

  一位老朋友观展后在朋友圈感慨:在艺术的路上砥砺前行的都是真汉子。

  

  谭国斌,图片由谭国斌当代博物馆提供

  雅昌艺术网对话谭国斌

  雅昌艺术网:今年上半年,博物馆推出了三个馆藏展,其中两个与传统艺术有关。请您介绍一下展览的策展思路。

  谭国斌:"近百年湖南学风-名人名家书法作品展"是今年的重点展览,年初开展以后,在5月份进行了重新布展。我从九十年代开始关注传统艺术,比当代艺术更早。我是湖南长沙人,对湖南本土的传统一直比较关注,从20年前就开始收藏湖南籍名人书画。湖南人才辈出,翻开中国美术史,像怀素、欧阳询都是很有名的人物,四僧中也有一个是湖南人。还有在思想、政治领域的周敦颐、王船山、魏源等人,对后人影响深远。从清以后,湖南出现了一大批在中国历史上具有重要地位的人物,比如曾国藩、左宗棠、彭玉麟、胡林翼,还有黄兴、蔡锷,章士钊、毛泽东,可以说近现代百年的历史都是湖南人书写的。去年我买到了一件钱基博的手稿---《近百年湖南学风》,这篇文章我很早就读过。钱基博当年在抗战时到了湖南,近六年间,在对湖南进行深入了解后写下了这件手稿。这本手稿是用一个湘外人的眼光来评价湖南人。以这本手稿为线索,我再添了一些人进去,从我的收藏中每个人选了一两件作品,推出了这个展览。湖南很多年轻人对湖南历史都不太了解,做这个展览也是推广湖南的文化和历史,希望通过这个展览向公众展示湖南学风发展的脉络。

  

  曾国藩 《致郭嵩焘信札》 手卷

  25×251cm

  款识:制曾国藩再拜。九月六日

  钤印:三经三史三子三集三实之室、求阙斋

  

  何绍基《隶书七言联》 立轴 纸本

  182×50cm×2

  识文:登山要脚精神健,学稼功夫气味长。

  款识:岚生一兄属,何绍基

  钤印:何绍基印(朱) 子贞(白)

  

  何绍基 隶书《种蕉亭》 横额

  183×48cm

  款识:山甫世兄作,令皖中属书此额,盖与种花者殊矣,岂徒为学书耶。何绍基

  钤印:何绍基印(朱) 子贞(白)

  第二个展览也是非常重要的, 馆藏何绍基书法作品展。何绍基在书法上的地位被严重低估。他现在的待遇,和很多年以前的黄宾虹很相似。那时候黄宾虹的地位不被认可,作品也被人评价为看不懂,我当时就买了很多。我一直在收藏何绍基,目前共有藏品80多件。2016年,我们曾和湖南省博物馆合作办过一次何绍基专题展,以“还原大师”为名,展出了153件(套)展品,包括书法、绘画、碑帖、印章、古迹、墓志等,全方位展现何绍基丰富的艺术生涯。在我看来,何绍基在书法上的地位,和黄宾虹在书画上的地位是一样的,都是大师级的人物。清代以来,没有任何书法家能超过何绍基。他的地位和艺术成就是非常高的,但是得到认可还需要一个过程。今年年初,我就想着,把自己收藏的何绍基作品做个展览。

  

  汉斯·欧普·德·贝克 《手势(书写)》2014

  合成石膏,木材,纸张,油漆,钢

  45 x 75 x 48 厘米

  三楼还做过一个中西对话的展览,《川流不息: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馆藏精选展》,展示的是我这些年收藏的西方名家作品,将他们与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同时展示,形成一个对话。这个展览现在已经撤掉了。去年到今年,有很多针对于当代艺术的声音。我们要把作品放在特定的年代来看,要结合每个人的创作环境和时代来看。“四大天王”这一批当代艺术家们在九十年代创作的一些作品是非常具有探索性的,非常成功的,同时我们也要看到他们现当下的持续探索。我觉得中国当代艺术并不差,与西方当代艺术相比,中国当代艺术起步很晚,毕竟只有几十年的历史,所处环境也不一样。

  

  “川流不息”弗朗切斯科·克莱门特作品空间

  通过此次展览,我想说的是,中国和西方的当代艺术都有同样的问题。以克莱门特为例,他是20世纪80年意大利“超前卫”绘画的代表和纽约“新表现主义”的领军人物,在70、80年代非常有名,但是现在很多人都不知道他。他就没有意义了吗?那也不见得。他现在跟商业无关,没有炒作,只埋头创作。展览为他安排了一个独立展厅,展示了克莱门特在游历了长沙和敦煌后创作的两幅巨型10米长卷《升》和《益》(2015年)。炒一个艺术家很快,几年以前,很多年轻的艺术家经过一次拍卖会就出来了,那出来以后呢?艺术家不应该被资本带动。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资本。资本是好事,也是坏事,最重要的是要理性来做。资本市场有很多不公平。

  雅昌艺术网: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的藏品主要有哪几个类型?各类型数量是多少?

  谭国斌:没必要去纠结博物馆的藏品数量,藏品大致分为传统和当代两个板块,各自有扛鼎之作。

  雅昌艺术网:在传统书画这块,大家都知道您喜欢黄宾虹,近些年您一直在推广莫立唐,杨福音这些湖南籍艺术大家。在您的收藏名单里,湖南本土艺术家有哪些?

  谭国斌:那就比较多了,有莫立唐、杨福音、王憨山、杨应修,这些老一辈的艺术家基本上都有。湖南艺术家有个很怪的现象,出湖才有名。虽然湖南有很多本土的艺术家,但是能在全国形成影响力的很少。其实,湖南有很多很好的艺术家,像杨福音将近80岁的人还在不断创新,创作的状态非常好,放在全国也比较少见。艺术要得到世人认可,是有一些难度的。黄宾虹在世时,同样也有很多人对他和他的艺术不认可,因为评论家和学者的推广才有了今天。能看懂的收藏家还是不多。

  

  2018年,“刘小平——书法篆刻作品展”在湖南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开幕

  雅昌艺术网:您如何看待湖南的收藏现状?

  谭国斌:从大环境来说,中国收藏整体还处于不成熟阶段,忽悠的太多。藏家群体中很多藏家在知识上还有所欠缺,有些人甚至对美术史都不太了解,收藏基本上看价格,很少看价值和美术史地位。而且,中国藏家还有个特点,大部分只会收藏近源的艺术,本地只买本地的,学生只买老师的。湖南经济在全国排名不靠前,加上大藏家太少,资本进来也太少,导致湖南的艺术家一直处于低谷。其实湖南有很多很好的艺术家,像莫立唐、王憨山这一批艺术家,传统功力非常深厚,只是名气不显。如果何绍基是浙江人,他的艺术地位不会是今天这样,可以参考江浙的赵之谦和北京的启功。湖南对于真正的文化还是不够重视,这是很大的问题。如果有大的助力介入,这些艺术家的价值和名气将会截然不同。

  雅昌艺术网:国外的艺术作品和艺术家在您的收藏中占的比重也很大。目前有哪些艺术家的系统收藏?

  谭国斌:国际收藏是近年来在举办艺术长沙的过程中逐渐拓展的,有时候去国外也会顺带买点回来,现在收藏了汉斯·欧普·德·贝克、弗朗切斯科·克莱门特、安东尼·葛姆雷、乔瓦尼·欧祖拉、米开朗基罗·皮斯特莱托和塞尔斯的作品。

  

  馆藏精品展“川流不息”中,展出的方力钧作品

  雅昌艺术网:跟兴兰堂相比,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的收藏有区别吗?

  谭国斌:区别不大。兴兰堂主要是以收藏传统为主,我从2004年开始收藏当代艺术,到了这边之后主要以收藏当代为主。从收藏的量上看,到了这里之后收的东西反而少了,主要精力在花在博物馆的运营,做了很多展览。今年的展览基本上都是我的收藏展。

  雅昌艺术网:这几个收藏展的口碑都还不错。

  谭国斌:总体来说,我们做的展览比较注重学术性,参观者群体还是偏向业内人,有很多外省的人特意跑过来看展。这是让我很高兴的事情。不过,年轻人对我们的展览不太感兴趣也是事实,专程来看展的年轻人不多。如何吸引年轻人是我们当下最大的问题。我打算先做活动和讲座积累人气,还准备走进学校,与学校合作。

  

  在杨福音新作观摩展现场举办的“衫衫来迟”T恤DIY手工制作活动现场

  雅昌艺术网:藏品活化是当下博物馆一个热门话题。谭馆在这方面有何动作?

  谭国斌:总之是放在博物馆里慢慢展吧,每年找一个主题推出不同的藏品,今年的主题是湖南人,所以推出了百年学风以及何绍基的专题展。再来,博物馆每年都会重点推一个湖南人的展览,已经做了七年。近两年,我们对莫立唐进行了比较系统的推广,给他出了艺术全集,在展览方面先后推出了山水写生、山水画、花鸟画系列专题展,今年推出的是书法专题。在艺术家个展方面,馆里去年做了刘小平个展,今年推的是杨福音。

  雅昌艺术网:目前博物馆的运营情况如何?

  谭国斌:博物馆一直是亏损状态。我们的所有展览都没有商业介入,而且所有的展览都是免费的。但是,办展是需要成本的。每一次办展,画册要做,墙壁要刷,作品要装裱,现场布置也要花钱。再加上水费、电费和员工工资,每年亏损多达1000多万。长期下去肯定不行,这也是一个问题。

  雅昌艺术网:您对您收藏的艺术家和作品进行过系列梳理吗?

  谭国斌:每年都不断有新的艺术家出现,收藏名单不断在刷新。像今年的艺术长沙,我们就邀请了一批比较年轻的艺术家,比如何岸、王迈、傅瑶、梁远苇。

  雅昌艺术网:您有哪些收藏心得?

  谭国斌:自个儿自学,多买点书来看,没有别的路。

  雅昌艺术网:下半年有哪些展览计划?

  谭国斌:下半年的重点活动就是艺术长沙,今年是第七届。除此以外还有两个展览。兴兰堂和博物馆成立15周年,为此,我们7月份与湖南省博物馆合作办了一个器物展,展出一些瓷器、杂件、家具类。同时,我们也在筹备一个版画展,展览将于10月份展出,呼应国庆。我收藏很多版画,准备把一些建国初期的版画整理出来,结合其他的版画做一个联展。

  2019-07-26 11:53

  来源:雅昌艺术网

藏家故事 | 谭国斌的湖湘收藏路径

  扩展阅读:雅昌艺术网关于“以冒用'雅昌'名义骗取艺术品等犯罪行为”的声明

  “古萃今承”湖南省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十五周年特展相关信息:

  展览时间:2019-07-25 - 2019-08-31

  展览机构:湖南省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

  开放时间:每天9:30——16:30(周一闭馆)

  展览地址:长沙市开福区湘江北路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

  

  对于谭国斌来说,2019年下半年要操心的事儿很多,摆在第一位的,自然是第七届艺术长沙。

  今年艺术长沙公布的参展名单中,没有邀请国外艺术家。水墨艺术家的邀请名单为:李津、刘庆和、武艺;油画艺术家则邀请罗中立、段建伟、杨茂源、何岸、王迈、傅瑶、梁远苇。(依年龄及姓氏首字母排序)

  

  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远景

  门口大红镂空“石头”为艺术家隋建国作品,原型就是湘江里的一粒砂

  从2007年首届艺术长沙的高调亮相,到后来为张晓刚、周春芽、王广义等重要艺术家举办个展,并邀请国际重要艺术家安东尼·葛姆雷到湖南,再到如今开始关注本土青年艺术家,艺术长沙似乎开始寻找明确的方向。谭国斌同样还在思考的,还有成立于2005年的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如何走下去。

  从古玩商人、书画藏家到私人当代艺术博物馆馆长,从“艺术长沙”到“皿方罍回归”,收藏家、博览会策划者、策展人……谭国斌的身份似乎难以界定,他用一种特有的“湖湘式”路径,多年来都是长沙艺术风向标式的人物。

  

  曾处身长沙闹市中的兴兰堂和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

  

  兴兰堂陈列着谭国斌的古玩和字画收藏

  成立兴兰堂的初衷

  谭国斌是土生土长的长沙人,从小爱好集藏的他,在1998年涉足古玩和书画收藏,机缘巧合下买到工艺美术大师杨应修的一批书画是他在收藏之路上的首批重大收获。又从2003年开始收藏当时还不大被认可的黄宾虹。在收藏的过程中,作为全国各大拍场的常客,谭国斌逐渐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湖南当代书画家能在全国市场露脸者不多,有价者甚少,特别是湖南本土当代书画家,在外界都没什么知名度。同样一幅画,差不多的艺术水准,与其他省份书画家相比,湖南书画家的作品价格低很多。

  谭国斌颇为不平,兴兰堂应运而生。2004年12月,长沙首家个人收藏陈列馆兴兰堂在有名的解放西路开馆,展出湖南书画家莫立唐100幅书画作品。这是谭国斌涉足收藏领域多年后成立的第一个展示空间,也是年近八旬的莫立唐老先生人生中的首次个展。

  

  兴兰堂莫立唐个展现场

  取名为兴兰堂,是在拜访黎雄才老先生时由老先生提名并书写了堂号。“兰”与“南”字音近,一方面有“沅澧芷兰”之美,更重要的是有“振兴湖南书画艺术市场”。莫立唐是谭国斌一直关注的湖南本土艺术家。在他看来,莫立唐人品与艺品皆高,但其全国知名度难以与其成就相称。于是,他成为了兴兰堂首展艺术家,随后又先后推出了湖南艺术家张锡良、李凤龙、陈胜等个展,反响均不错。这个占地400平米的收藏陈列馆,不仅成为谭国斌藏品的展示场所,也成为谭国斌推介湖南书画家的平台,发展到后来成为了湖南艺术家的聚集地。

街,但是兴兰堂的存在被形容为“一香压千红”。墙上挂的都是谭国斌的藏品,一张大画案上文房四宝一应俱全,来的人或是欣赏书画作品,或是以笔会友,高朋满座,不少老朋友对当时场景记忆犹新。畅谈至深夜,主人谭国斌会遣人下楼,用一次性餐盒提回来长沙人最爱吃的口味虾,让艺术家们“心服口服”。湖南师范学院美术学院副院长李蒲星回忆,他第一次见到莫立唐就是在谭国斌的兴兰堂,后来逐渐成为艺术上的知己好友。

  

  

  热闹的兴兰堂宵夜,是每届艺术长沙的保留节目

  只要到了长沙,四方来宾都是客,这是谭国斌的交友之道。

  到了长沙,都要吃口味虾,到了谭国斌这里,同样如此,尤其是谭妈妈做的私房菜。一位来自北京的艺术圈从业人员回忆,她与谭国斌至今唯一一次交集,就是在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里吃谭妈妈做的小龙虾。这是和谭国斌交往的必备项目,也是圈内人喜欢在朋友圈分享的乐事之一。

  

  谭妈妈私房菜

  谭国斌湖湘式的性格,不仅限于对朋友,还有对文化的一份责任。2014年,中国文物回流的最大事件莫过于皿方罍回归湖南省博物馆。这尊被誉为“方罍之王”的精美青铜器,经历了一个世纪的海外流失,终于“身首合一,完罍归湘”。谭国斌作为前期接洽及参与者,经历了皿方罍器身洽购归湘的全过程。这是由民间收藏团体协同国家文博机构合力促成文物回流的一次成功操作。文物收藏的体制内外,打了一次完美的配合,这在文博界被传为佳话。

  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的变迁

  2004年对于中国艺术市场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一年,中国书画进入高涨期。对于谭国斌来说,也是一个重要转折点,他转向了相对处于洼地的油画和当代艺术。谭国斌找到了湖南艺术家李路明,接着认识了方力钧,因此结识了王广义、毛焰、周春芽等一大批与他同龄的当代艺术家,谭国斌从他们手中购藏重量级作品30余件,成为谭国斌征战当代艺术收藏的首批“战利品”。2004年年底,在兴兰堂所在小高楼的楼顶,以谭国斌命名的当代艺术博物馆开馆,与兴兰堂专注的传统书画不同,博物馆专门收藏当代艺术。与此同时,谭国斌开始大规模收藏当代油画。随着不断摸索和积累,谭国斌也由最初的投资客转为专业藏家。

道是道,真让人有点士别三日,刮目相看了,接下来就是扫荡全中国了。”

  

  “2013艺术长沙·艺术走近生活:当代艺术与公共化论坛”于岳麓书院举行

  

  2015年艺术长沙开幕式现场,四位参展艺术家左起依次为:王友身、王广义、克莱门特、朱加

  

  2017·第六届艺术长沙启动仪式

  在谭国斌的当代艺术收藏之路上,方力钧亦师亦友。因为一个印章建立联系,最后从对方口中的“方老师”和“谭老师”变成了“老方”和“老谭”。在方力钧的建议下,谭国斌于2007年避开了进入“千万时代”的当代艺术,转向了老油画。

  在2006、2007年,当代艺术进入千万时代时,方力钧对谭国斌说:“你收老油画吧!”当时,老油画很便宜,颜文樑的作品只要十几万一张,“甚至我买过几千块钱一张的作品”。“很多艺术家都是老方(方力钧)介绍我收藏的。每次拍卖的时候,我就捧着拍卖图录请教他哪些人的作品可以收,哪些人在中国美术史上占有重要的一席,不能跳过。”谭国斌说道。

  谭国斌一直想要为方力钧举办一个个展。而方力钧觉得,一个人不太热闹,可以再多邀请几个人。来来回回,2007年,以一辆专列作为开场序幕,第一届“艺术长沙”隆重登场,谭国斌以雷厉风行的方式把当代艺术带到了长沙这座中国中南部的城市,在各种议论中开幕,并将当代艺术首次带入了公立博物馆。

  这些年,每两年一届的艺术长沙一直如期举行,邀请的艺术家名单从方力钧、岳敏君、张晓刚、周春芽、王广义等国内当代艺术大咖到国外的克莱门特、安东尼·葛姆雷等知名艺术家,已然成为全国有名的艺术品牌。艺术家王广义于2015年参加了艺术长沙,对老馆印象深刻:“我来过长沙几次,觉得长沙非常有意思,尤其是谭国斌老馆特别中国,楼下繁华都市的混乱感和楼上艺术氛围浓厚的感觉构成了非常有趣的冲突。”谭国斌的收藏也随着一路丰富,意味着需要更大的空间。

  

  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新馆

  

  新馆开馆展开幕现场

  

  新馆开馆展展览现场

  2014年9月底,位于长沙城北的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新馆正式开馆,拥有四层空间,除了2楼为办公区以外,其余三层皆为展示空间。展厅毗邻湘江,观赏艺术的同时,透过巨大的落地窗,能望到滔滔江水奔流北去。它的开馆展为“湘江北上——谭国斌与当代艺术收藏展”,策展人舒可文评价谭国斌为“生长型藏家”,在展览介绍中谈到:“展览更强调展示过程,而不去隐藏过程,这些绘画作品在过程中的相关性正是我们的生活世界,其中有充满歧义的历史资源和复杂的现实背景,有种种局限、情感、想象,也有种种动力、疑问和创造的机缘。”曾经在兴兰堂接待过无数赫赫在列的中国及外国当代艺术家的大长桌,摆进了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新馆,取代兴兰堂成为“艺术长沙”的会客主阵地。

  据统计,目前谭国斌个人收藏当代艺术品共计900余件,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的馆藏为近9000件。谭国斌对藏品数量并不是太在意,他的收藏很全面,瓷器、书画、杂件都有。作为中国较早一批收藏当代艺术的收藏家,谭国斌所做的不仅仅只是一个收藏家。他作为民间文化人以一己之力之力,筹办了当代艺术博物馆并一直坚持免费开放。他与他的博物馆,还有他发起的“艺术长沙”,深刻改变着湖南艺术生态,成为湖南文化艺术领域里一个新标杆。

  从建立兴兰堂到今天的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今年正好是十五个年头。对于二者的定位,谭国斌区分很清晰,“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是一家在文物局备案的博物馆,不进入流通。而兴兰堂可以经营古玩和字画,用兴兰堂的收入养着博物馆。”谭国斌将重心又重新回到了传统艺术和湖南本土艺术的推广。

  

  新布展完成的“湖南学风”展览现场

  

  馆藏精品展“川流不息”现场

  谭国斌收藏湖南籍名人书画已有20余年,最开始从曾(曾国藩)、左(左宗棠)、彭(彭玉麟)、胡(胡林翼)入手,随着关注范围扩大,陶澍、郭嵩焘、谭嗣同、黄兴、章士钊、蔡锷等人的作品也相继收入,后来发展到只要与湖南有关的名人书画就考虑入藏,收藏渐成体系。近两年,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推出了“三河之役--兴兰堂藏湘军文献展”、“惟楚有材——兴兰堂藏湖湘名人书画作品展”等一系列湘军题材、湖湘书画名人藏品展。今年年初,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先后推出了三大馆藏展,除了当代艺术展“川流不息: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馆藏精选展”,"近百年湖南学风名人名家书法作品展"、“韩墨千秋:何绍基馆藏书法展”都属于传统艺术。在谭国斌看来,以何绍基为代表的湘籍名家收藏还处于低谷,他将陆续推出其他艺术家,在湖南本土艺术推广上继续发力。

  

  大书桌上放着的,正是谭国斌最近在看的书

  同时,如何将博物馆继续运营下去,也是谭国斌正在考虑的大问题。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一直坚持免费开放,所办展览具有较高学术性,得到了业内的认可,但是对于普通大众、特别是年轻人吸引力不够。既要弘扬湖南的文化历史,又要吸引年轻人走进博物馆,如何做到两头兼顾,是谭国斌现在重点考虑的问题,还有成立于2004的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如何走下去。博物馆近期推出了一系列与节日和展览相关的文创活动,效果如何还有待观察。

  

  7月24日晚上,“古萃今承”湖南省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十五周年特展迎来了第一批观众:开馆以来首个器物展、首个晚间开幕的展览,共展出了30余件藏品,除青铜器之外,明清瓷器、紫砂器、杂件、佛像石雕等皆曾经谭国斌之手或由他亲自收藏。

  

  展览现场

  “20多年前我开启了自己的收藏之旅,最初接触的是瓷器,接着是传统绘画,再到当代艺术。从古代到当代,多元的媒介、不同地域均给予了我养分和启发。”在谭国斌撰写的前言中,他回忆了自己的收藏之旅和博物馆的经营之路,“展览体现的艺术包容万象的自由精神,亦是我在收藏之路上获得的礼物。我也提醒自己时刻带着赤诚之心面对艺术,并希冀博物馆走得更长远。”

  一位老朋友观展后在朋友圈感慨:在艺术的路上砥砺前行的都是真汉子。

  

  谭国斌,图片由谭国斌当代博物馆提供

  雅昌艺术网对话谭国斌

  雅昌艺术网:今年上半年,博物馆推出了三个馆藏展,其中两个与传统艺术有关。请您介绍一下展览的策展思路。

  谭国斌:"近百年湖南学风-名人名家书法作品展"是今年的重点展览,年初开展以后,在5月份进行了重新布展。我从九十年代开始关注传统艺术,比当代艺术更早。我是湖南长沙人,对湖南本土的传统一直比较关注,从20年前就开始收藏湖南籍名人书画。湖南人才辈出,翻开中国美术史,像怀素、欧阳询都是很有名的人物,四僧中也有一个是湖南人。还有在思想、政治领域的周敦颐、王船山、魏源等人,对后人影响深远。从清以后,湖南出现了一大批在中国历史上具有重要地位的人物,比如曾国藩、左宗棠、彭玉麟、胡林翼,还有黄兴、蔡锷,章士钊、毛泽东,可以说近现代百年的历史都是湖南人书写的。去年我买到了一件钱基博的手稿---《近百年湖南学风》,这篇文章我很早就读过。钱基博当年在抗战时到了湖南,近六年间,在对湖南进行深入了解后写下了这件手稿。这本手稿是用一个湘外人的眼光来评价湖南人。以这本手稿为线索,我再添了一些人进去,从我的收藏中每个人选了一两件作品,推出了这个展览。湖南很多年轻人对湖南历史都不太了解,做这个展览也是推广湖南的文化和历史,希望通过这个展览向公众展示湖南学风发展的脉络。

  

  曾国藩 《致郭嵩焘信札》 手卷

  25×251cm

  款识:制曾国藩再拜。九月六日

  钤印:三经三史三子三集三实之室、求阙斋

  

  何绍基《隶书七言联》 立轴 纸本

  182×50cm×2

  识文:登山要脚精神健,学稼功夫气味长。

  款识:岚生一兄属,何绍基

  钤印:何绍基印(朱) 子贞(白)

  

  何绍基 隶书《种蕉亭》 横额

  183×48cm

  款识:山甫世兄作,令皖中属书此额,盖与种花者殊矣,岂徒为学书耶。何绍基

  钤印:何绍基印(朱) 子贞(白)

  第二个展览也是非常重要的, 馆藏何绍基书法作品展。何绍基在书法上的地位被严重低估。他现在的待遇,和很多年以前的黄宾虹很相似。那时候黄宾虹的地位不被认可,作品也被人评价为看不懂,我当时就买了很多。我一直在收藏何绍基,目前共有藏品80多件。2016年,我们曾和湖南省博物馆合作办过一次何绍基专题展,以“还原大师”为名,展出了153件(套)展品,包括书法、绘画、碑帖、印章、古迹、墓志等,全方位展现何绍基丰富的艺术生涯。在我看来,何绍基在书法上的地位,和黄宾虹在书画上的地位是一样的,都是大师级的人物。清代以来,没有任何书法家能超过何绍基。他的地位和艺术成就是非常高的,但是得到认可还需要一个过程。今年年初,我就想着,把自己收藏的何绍基作品做个展览。

  

  汉斯·欧普·德·贝克 《手势(书写)》2014

  合成石膏,木材,纸张,油漆,钢

  45 x 75 x 48 厘米

  三楼还做过一个中西对话的展览,《川流不息: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馆藏精选展》,展示的是我这些年收藏的西方名家作品,将他们与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同时展示,形成一个对话。这个展览现在已经撤掉了。去年到今年,有很多针对于当代艺术的声音。我们要把作品放在特定的年代来看,要结合每个人的创作环境和时代来看。“四大天王”这一批当代艺术家们在九十年代创作的一些作品是非常具有探索性的,非常成功的,同时我们也要看到他们现当下的持续探索。我觉得中国当代艺术并不差,与西方当代艺术相比,中国当代艺术起步很晚,毕竟只有几十年的历史,所处环境也不一样。

  

  “川流不息”弗朗切斯科·克莱门特作品空间

  通过此次展览,我想说的是,中国和西方的当代艺术都有同样的问题。以克莱门特为例,他是20世纪80年意大利“超前卫”绘画的代表和纽约“新表现主义”的领军人物,在70、80年代非常有名,但是现在很多人都不知道他。他就没有意义了吗?那也不见得。他现在跟商业无关,没有炒作,只埋头创作。展览为他安排了一个独立展厅,展示了克莱门特在游历了长沙和敦煌后创作的两幅巨型10米长卷《升》和《益》(2015年)。炒一个艺术家很快,几年以前,很多年轻的艺术家经过一次拍卖会就出来了,那出来以后呢?艺术家不应该被资本带动。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资本。资本是好事,也是坏事,最重要的是要理性来做。资本市场有很多不公平。

  雅昌艺术网: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的藏品主要有哪几个类型?各类型数量是多少?

  谭国斌:没必要去纠结博物馆的藏品数量,藏品大致分为传统和当代两个板块,各自有扛鼎之作。

  雅昌艺术网:在传统书画这块,大家都知道您喜欢黄宾虹,近些年您一直在推广莫立唐,杨福音这些湖南籍艺术大家。在您的收藏名单里,湖南本土艺术家有哪些?

  谭国斌:那就比较多了,有莫立唐、杨福音、王憨山、杨应修,这些老一辈的艺术家基本上都有。湖南艺术家有个很怪的现象,出湖才有名。虽然湖南有很多本土的艺术家,但是能在全国形成影响力的很少。其实,湖南有很多很好的艺术家,像杨福音将近80岁的人还在不断创新,创作的状态非常好,放在全国也比较少见。艺术要得到世人认可,是有一些难度的。黄宾虹在世时,同样也有很多人对他和他的艺术不认可,因为评论家和学者的推广才有了今天。能看懂的收藏家还是不多。

  

  2018年,“刘小平——书法篆刻作品展”在湖南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开幕

  雅昌艺术网:您如何看待湖南的收藏现状?

  谭国斌:从大环境来说,中国收藏整体还处于不成熟阶段,忽悠的太多。藏家群体中很多藏家在知识上还有所欠缺,有些人甚至对美术史都不太了解,收藏基本上看价格,很少看价值和美术史地位。而且,中国藏家还有个特点,大部分只会收藏近源的艺术,本地只买本地的,学生只买老师的。湖南经济在全国排名不靠前,加上大藏家太少,资本进来也太少,导致湖南的艺术家一直处于低谷。其实湖南有很多很好的艺术家,像莫立唐、王憨山这一批艺术家,传统功力非常深厚,只是名气不显。如果何绍基是浙江人,他的艺术地位不会是今天这样,可以参考江浙的赵之谦和北京的启功。湖南对于真正的文化还是不够重视,这是很大的问题。如果有大的助力介入,这些艺术家的价值和名气将会截然不同。

  雅昌艺术网:国外的艺术作品和艺术家在您的收藏中占的比重也很大。目前有哪些艺术家的系统收藏?

  谭国斌:国际收藏是近年来在举办艺术长沙的过程中逐渐拓展的,有时候去国外也会顺带买点回来,现在收藏了汉斯·欧普·德·贝克、弗朗切斯科·克莱门特、安东尼·葛姆雷、乔瓦尼·欧祖拉、米开朗基罗·皮斯特莱托和塞尔斯的作品。

  

  馆藏精品展“川流不息”中,展出的方力钧作品

  雅昌艺术网:跟兴兰堂相比,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的收藏有区别吗?

  谭国斌:区别不大。兴兰堂主要是以收藏传统为主,我从2004年开始收藏当代艺术,到了这边之后主要以收藏当代为主。从收藏的量上看,到了这里之后收的东西反而少了,主要精力在花在博物馆的运营,做了很多展览。今年的展览基本上都是我的收藏展。

  雅昌艺术网:这几个收藏展的口碑都还不错。

  谭国斌:总体来说,我们做的展览比较注重学术性,参观者群体还是偏向业内人,有很多外省的人特意跑过来看展。这是让我很高兴的事情。不过,年轻人对我们的展览不太感兴趣也是事实,专程来看展的年轻人不多。如何吸引年轻人是我们当下最大的问题。我打算先做活动和讲座积累人气,还准备走进学校,与学校合作。

  

  在杨福音新作观摩展现场举办的“衫衫来迟”T恤DIY手工制作活动现场

  雅昌艺术网:藏品活化是当下博物馆一个热门话题。谭馆在这方面有何动作?

  谭国斌:总之是放在博物馆里慢慢展吧,每年找一个主题推出不同的藏品,今年的主题是湖南人,所以推出了百年学风以及何绍基的专题展。再来,博物馆每年都会重点推一个湖南人的展览,已经做了七年。近两年,我们对莫立唐进行了比较系统的推广,给他出了艺术全集,在展览方面先后推出了山水写生、山水画、花鸟画系列专题展,今年推出的是书法专题。在艺术家个展方面,馆里去年做了刘小平个展,今年推的是杨福音。

  雅昌艺术网:目前博物馆的运营情况如何?

  谭国斌:博物馆一直是亏损状态。我们的所有展览都没有商业介入,而且所有的展览都是免费的。但是,办展是需要成本的。每一次办展,画册要做,墙壁要刷,作品要装裱,现场布置也要花钱。再加上水费、电费和员工工资,每年亏损多达1000多万。长期下去肯定不行,这也是一个问题。

  雅昌艺术网:您对您收藏的艺术家和作品进行过系列梳理吗?

  谭国斌:每年都不断有新的艺术家出现,收藏名单不断在刷新。像今年的艺术长沙,我们就邀请了一批比较年轻的艺术家,比如何岸、王迈、傅瑶、梁远苇。

  雅昌艺术网:您有哪些收藏心得?

  谭国斌:自个儿自学,多买点书来看,没有别的路。

  雅昌艺术网:下半年有哪些展览计划?

  谭国斌:下半年的重点活动就是艺术长沙,今年是第七届。除此以外还有两个展览。兴兰堂和博物馆成立15周年,为此,我们7月份与湖南省博物馆合作办了一个器物展,展出一些瓷器、杂件、家具类。同时,我们也在筹备一个版画展,展览将于10月份展出,呼应国庆。我收藏很多版画,准备把一些建国初期的版画整理出来,结合其他的版画做一个联展。

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谭国斌

  兴兰堂

  湖南

  长沙

  何绍基

  阅读 ()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