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长篇小说】你笑起来的样子真美(57)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雪最终被那个叫二侠的中年女人推着和其他人一起进了殡仪馆大院。

  进了殡仪馆院子里,小雪奶奶主动问了遇到的一位工作人员,她们的一些手续该怎么办。按照那个工作人员的指点,她们首先去了交费大厅,小雪奶奶拿出了她儿子和媳妇的身份证,工作人员根据身份证在电脑上查了一一下,尸体总共保管八十五天,一天八十元,需交费六千八百元。

  其实这笔钱,小雪安全可以找姑姑通过熟人打打招呼减免一部分的,因为小雪的家庭也算是特困家庭了,对于这样的贫困家庭,按照政策,出具相关的证明,国家是可以照顾一部分的。但是要强的小雪,她实在不想因为自家的破事再麻烦姑姑,姑姑对她已经付出很多了,人要有知足感的。

  小雪拿出轮椅侧兜里的写字板写下一句话:请问我爸妈的火化费是多少?工作人员看一眼她写的内容,先赞叹一句“想不到姑娘的字写得这么漂亮!”,而后告诉她,如果不举行告别仪式,直接火化每人两千六百元,工作人员还告诉她,如果让烧尸体的师傅捡死人骨头或者再要个骨灰罐就要另加二百块钱。小雪想了想,大多的钱都花了,也不在乎这二百块,以免又招来奶奶的埋怨!交!

  最后工作人员把几项费用加起来总共是一万两千二百元,幸亏小雪把上次赚的钱除了房租以外的钱全都带来了,否则,小雪真是又要作难了!

  小雪把银行卡拿出来,交给工作人员,她奶奶问小雪交了多少钱,小雪看看她没搭理她,等工作人员把收费单据递到小雪手里,小雪沉着脸把收据递给了奶奶。

  小雪奶奶大字不识一个,就拿起收据问身后一个中年男人殡仪馆收了多少钱,中年男人拿起收据惊呼:“乖乖!一下要一万多呀!”

  “一万多?我的妈呀!我活七十多岁还没见过这么多钱呢,小雪一下就交给人家一万多,我的孙女现在是真有本事喽!”小雪奶奶听到小雪交了一万多块钱,忍不住惊叹起来,她不是心疼小雪给人家那么多钱,而是感觉小雪现在是真有本事了,她以后就有了依靠,同时她在村人面前也有了面子,她所不知道的是小雪为了挣这些钱是怎样黑天白夜辛苦挣来的的。其他两个女人也附和着王奶奶说“郭婶,你以后就等着享你孙女的福吧!”“大娘,真看不出你孙女这么有本事!”“郭婶,回头你给你孙女说说以后让我们也进城给她干活呗。”

  小雪奶奶听到两个女人对小雪的赞美,心里的虚荣心一下子得到极大满足!儿子媳妇死的事,她好像也没那么悲伤了。

  听了那两个女人的话,小雪奶奶居然一脸骄傲地说道:“别看我孙女不能走不能说,说道挣钱,你们谁都不能比!二侠、王娥,你们不是想进城打工吗?我做主了,以后就去小雪那里!那天我在小雪住的地方都看到了,一屋子的女人都给小雪在干活,请别人是请,不如请咱们自己人了!你们俩放心,你们什么时候想进城,给我说一声就行了!”小雪奶奶霎时像变成了一个能呼风唤雨的妇女主任一样厉害。

  小雪根本就不理奶奶和那两个女人的对话,把收据递给奶奶后,她就自己努力地把轮椅向收费大厅门口转动,她想尽快把爸妈的事情办好,她一刻也不想看到奶奶那种势利可笑愚昧无知的可恶嘴脸。

  他们一行六人从收费大厅出来,小雪奶奶按照工作人员的指点拿着收据把要办的手续都办好了。

  小雪没有去焚烧尸体的地方,一是她坐着轮椅不方便,二是因为她担心看到爸妈被送到焚烧炉时自己哭不出来,别人会说她冷酷无情。她只是在焚烧房间外面等着奶奶,但是当她听到从焚烧间传出来奶奶撕心裂肺哭喊时,眼泪还是顺着脸颊无声地流下来,心脏也忍不住跳着疼了几下。

  过了有十多分钟,奶奶怀里抱着儿子和媳妇的骨灰坛哭哭啼啼被两个女人架着从焚烧房里走出来,小雪也擦擦眼泪,吸吸鼻子。

  “小雪,你和我们一起回老家吧,你爸妈回家是要下葬的,好赖你也得给他们买口棺材吧,你不能让他们在阴间里连个住的地方也没有呀!”小雪奶奶看到小雪,急忙擦擦眼泪揩揩鼻涕,满脸泪痕蹲在小雪面前苦着脸说道。

  小雪面无表情看着奶奶,而后对着奶奶一边着急地发着啊的音节,一边双手不停地比划着同时还摇着头。

  “你这孩子说的什么呀?我也看不懂。真是急死我了!”小雪奶奶看到小雪双手又是比划又是啊的,皱着眉头不明所以地说道。

  小雪弯腰拿出轮椅侧兜里的写字板快速写下一句话:我不回去!我没钱了!小雪写完用笔使劲敲敲写字板,小雪奶奶急忙对她旁边的一个中年男人说道:“魁星,她写的什么,你念给我听听。”

  “她说她不回老家,她没钱了。”那个中年男人看一眼写字板的内容后对小雪奶奶说道。

  “你说你不回去?你别忘了,你是老郭家的人!你说你没钱了,谁信呀!你请了那么多工人给你干活,你现在就是大老板,你说你没钱,鬼才信呢!你刚才出手就是一万多,你说你没钱,你骗小孩子呀!”小雪奶奶听明白了小雪的意思后,索性把儿子和媳妇的骨灰坛放在地上,不讲理的劲头又来了,站起来插着腰气势汹汹地责问小雪。

  小雪根本就不理她,自己努力转动轮椅慢慢向殡仪馆大门口移动,小雪不想搭理她奶奶,她想回王奶奶那里。

  “小雪,你不要一天到晚好像有人欠你八百块钱似的脸拉那么长!我今还告诉你,你不回也得回!你是你爸妈唯一的女儿,你要回家给他们披麻戴孝!”小雪奶奶开始发飙了,她弯腰抱起儿子和媳妇的骨灰坛跟在小雪后面,对和她一起来的两男两女说道:“你们跟着她,不能让她走,她有钱,魁星,你赶快去大门口包辆车,二侠和王娥还有杰伟,你们把那死妮子抬也要抬到车上去!”

  小雪奶奶说完,那个叫魁星的中年男子就往殡仪馆大门口跑过去,其他三个跟在小雪后面。

  小雪在前面努力地转动着轮椅,奶奶的话她都听到了,她心里里一阵惊慌,难道奶奶要人绑架她不成!她停下轮椅,急忙弯腰去摸轮椅侧兜里的手机,准备给姑姑发信息求救。

  小雪奶奶因为双手抱着两个骨灰坛在怀里,不方便伸手夺小雪的手机,她对旁边的中年妇女喊到:“王娥!快把那死妮子的手机夺过来!”

  (未完待续)

  

  来慧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12.8

  字数 2295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雪最终被那个叫二侠的中年女人推着和其他人一起进了殡仪馆大院。

  进了殡仪馆院子里,小雪奶奶主动问了遇到的一位工作人员,她们的一些手续该怎么办。按照那个工作人员的指点,她们首先去了交费大厅,小雪奶奶拿出了她儿子和媳妇的身份证,工作人员根据身份证在电脑上查了一一下,尸体总共保管八十五天,一天八十元,需交费六千八百元。

  其实这笔钱,小雪安全可以找姑姑通过熟人打打招呼减免一部分的,因为小雪的家庭也算是特困家庭了,对于这样的贫困家庭,按照政策,出具相关的证明,国家是可以照顾一部分的。但是要强的小雪,她实在不想因为自家的破事再麻烦姑姑,姑姑对她已经付出很多了,人要有知足感的。

  小雪拿出轮椅侧兜里的写字板写下一句话:请问我爸妈的火化费是多少?工作人员看一眼她写的内容,先赞叹一句“想不到姑娘的字写得这么漂亮!”,而后告诉她,如果不举行告别仪式,直接火化每人两千六百元,工作人员还告诉她,如果让烧尸体的师傅捡死人骨头或者再要个骨灰罐就要另加二百块钱。小雪想了想,大多的钱都花了,也不在乎这二百块,以免又招来奶奶的埋怨!交!

  最后工作人员把几项费用加起来总共是一万两千二百元,幸亏小雪把上次赚的钱除了房租以外的钱全都带来了,否则,小雪真是又要作难了!

  小雪把银行卡拿出来,交给工作人员,她奶奶问小雪交了多少钱,小雪看看她没搭理她,等工作人员把收费单据递到小雪手里,小雪沉着脸把收据递给了奶奶。

  小雪奶奶大字不识一个,就拿起收据问身后一个中年男人殡仪馆收了多少钱,中年男人拿起收据惊呼:“乖乖!一下要一万多呀!”

  “一万多?我的妈呀!我活七十多岁还没见过这么多钱呢,小雪一下就交给人家一万多,我的孙女现在是真有本事喽!”小雪奶奶听到小雪交了一万多块钱,忍不住惊叹起来,她不是心疼小雪给人家那么多钱,而是感觉小雪现在是真有本事了,她以后就有了依靠,同时她在村人面前也有了面子,她所不知道的是小雪为了挣这些钱是怎样黑天白夜辛苦挣来的的。其他两个女人也附和着王奶奶说“郭婶,你以后就等着享你孙女的福吧!”“大娘,真看不出你孙女这么有本事!”“郭婶,回头你给你孙女说说以后让我们也进城给她干活呗。”

  小雪奶奶听到两个女人对小雪的赞美,心里的虚荣心一下子得到极大满足!儿子媳妇死的事,她好像也没那么悲伤了。

  听了那两个女人的话,小雪奶奶居然一脸骄傲地说道:“别看我孙女不能走不能说,说道挣钱,你们谁都不能比!二侠、王娥,你们不是想进城打工吗?我做主了,以后就去小雪那里!那天我在小雪住的地方都看到了,一屋子的女人都给小雪在干活,请别人是请,不如请咱们自己人了!你们俩放心,你们什么时候想进城,给我说一声就行了!”小雪奶奶霎时像变成了一个能呼风唤雨的妇女主任一样厉害。

  小雪根本就不理奶奶和那两个女人的对话,把收据递给奶奶后,她就自己努力地把轮椅向收费大厅门口转动,她想尽快把爸妈的事情办好,她一刻也不想看到奶奶那种势利可笑愚昧无知的可恶嘴脸。

  他们一行六人从收费大厅出来,小雪奶奶按照工作人员的指点拿着收据把要办的手续都办好了。

  小雪没有去焚烧尸体的地方,一是她坐着轮椅不方便,二是因为她担心看到爸妈被送到焚烧炉时自己哭不出来,别人会说她冷酷无情。她只是在焚烧房间外面等着奶奶,但是当她听到从焚烧间传出来奶奶撕心裂肺哭喊时,眼泪还是顺着脸颊无声地流下来,心脏也忍不住跳着疼了几下。

  过了有十多分钟,奶奶怀里抱着儿子和媳妇的骨灰坛哭哭啼啼被两个女人架着从焚烧房里走出来,小雪也擦擦眼泪,吸吸鼻子。

  “小雪,你和我们一起回老家吧,你爸妈回家是要下葬的,好赖你也得给他们买口棺材吧,你不能让他们在阴间里连个住的地方也没有呀!”小雪奶奶看到小雪,急忙擦擦眼泪揩揩鼻涕,满脸泪痕蹲在小雪面前苦着脸说道。

  小雪面无表情看着奶奶,而后对着奶奶一边着急地发着啊的音节,一边双手不停地比划着同时还摇着头。

  “你这孩子说的什么呀?我也看不懂。真是急死我了!”小雪奶奶看到小雪双手又是比划又是啊的,皱着眉头不明所以地说道。

  小雪弯腰拿出轮椅侧兜里的写字板快速写下一句话:我不回去!我没钱了!小雪写完用笔使劲敲敲写字板,小雪奶奶急忙对她旁边的一个中年男人说道:“魁星,她写的什么,你念给我听听。”

  “她说她不回老家,她没钱了。”那个中年男人看一眼写字板的内容后对小雪奶奶说道。

  “你说你不回去?你别忘了,你是老郭家的人!你说你没钱了,谁信呀!你请了那么多工人给你干活,你现在就是大老板,你说你没钱,鬼才信呢!你刚才出手就是一万多,你说你没钱,你骗小孩子呀!”小雪奶奶听明白了小雪的意思后,索性把儿子和媳妇的骨灰坛放在地上,不讲理的劲头又来了,站起来插着腰气势汹汹地责问小雪。

  小雪根本就不理她,自己努力转动轮椅慢慢向殡仪馆大门口移动,小雪不想搭理她奶奶,她想回王奶奶那里。

  “小雪,你不要一天到晚好像有人欠你八百块钱似的脸拉那么长!我今还告诉你,你不回也得回!你是你爸妈唯一的女儿,你要回家给他们披麻戴孝!”小雪奶奶开始发飙了,她弯腰抱起儿子和媳妇的骨灰坛跟在小雪后面,对和她一起来的两男两女说道:“你们跟着她,不能让她走,她有钱,魁星,你赶快去大门口包辆车,二侠和王娥还有杰伟,你们把那死妮子抬也要抬到车上去!”

  小雪奶奶说完,那个叫魁星的中年男子就往殡仪馆大门口跑过去,其他三个跟在小雪后面。

  小雪在前面努力地转动着轮椅,奶奶的话她都听到了,她心里里一阵惊慌,难道奶奶要人绑架她不成!她停下轮椅,急忙弯腰去摸轮椅侧兜里的手机,准备给姑姑发信息求救。

  小雪奶奶因为双手抱着两个骨灰坛在怀里,不方便伸手夺小雪的手机,她对旁边的中年妇女喊到:“王娥!快把那死妮子的手机夺过来!”

  (未完待续)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雪最终被那个叫二侠的中年女人推着和其他人一起进了殡仪馆大院。

  进了殡仪馆院子里,小雪奶奶主动问了遇到的一位工作人员,她们的一些手续该怎么办。按照那个工作人员的指点,她们首先去了交费大厅,小雪奶奶拿出了她儿子和媳妇的身份证,工作人员根据身份证在电脑上查了一一下,尸体总共保管八十五天,一天八十元,需交费六千八百元。

  其实这笔钱,小雪安全可以找姑姑通过熟人打打招呼减免一部分的,因为小雪的家庭也算是特困家庭了,对于这样的贫困家庭,按照政策,出具相关的证明,国家是可以照顾一部分的。但是要强的小雪,她实在不想因为自家的破事再麻烦姑姑,姑姑对她已经付出很多了,人要有知足感的。

  小雪拿出轮椅侧兜里的写字板写下一句话:请问我爸妈的火化费是多少?工作人员看一眼她写的内容,先赞叹一句“想不到姑娘的字写得这么漂亮!”,而后告诉她,如果不举行告别仪式,直接火化每人两千六百元,工作人员还告诉她,如果让烧尸体的师傅捡死人骨头或者再要个骨灰罐就要另加二百块钱。小雪想了想,大多的钱都花了,也不在乎这二百块,以免又招来奶奶的埋怨!交!

  最后工作人员把几项费用加起来总共是一万两千二百元,幸亏小雪把上次赚的钱除了房租以外的钱全都带来了,否则,小雪真是又要作难了!

  小雪把银行卡拿出来,交给工作人员,她奶奶问小雪交了多少钱,小雪看看她没搭理她,等工作人员把收费单据递到小雪手里,小雪沉着脸把收据递给了奶奶。

  小雪奶奶大字不识一个,就拿起收据问身后一个中年男人殡仪馆收了多少钱,中年男人拿起收据惊呼:“乖乖!一下要一万多呀!”

  “一万多?我的妈呀!我活七十多岁还没见过这么多钱呢,小雪一下就交给人家一万多,我的孙女现在是真有本事喽!”小雪奶奶听到小雪交了一万多块钱,忍不住惊叹起来,她不是心疼小雪给人家那么多钱,而是感觉小雪现在是真有本事了,她以后就有了依靠,同时她在村人面前也有了面子,她所不知道的是小雪为了挣这些钱是怎样黑天白夜辛苦挣来的的。其他两个女人也附和着王奶奶说“郭婶,你以后就等着享你孙女的福吧!”“大娘,真看不出你孙女这么有本事!”“郭婶,回头你给你孙女说说以后让我们也进城给她干活呗。”

  小雪奶奶听到两个女人对小雪的赞美,心里的虚荣心一下子得到极大满足!儿子媳妇死的事,她好像也没那么悲伤了。

  听了那两个女人的话,小雪奶奶居然一脸骄傲地说道:“别看我孙女不能走不能说,说道挣钱,你们谁都不能比!二侠、王娥,你们不是想进城打工吗?我做主了,以后就去小雪那里!那天我在小雪住的地方都看到了,一屋子的女人都给小雪在干活,请别人是请,不如请咱们自己人了!你们俩放心,你们什么时候想进城,给我说一声就行了!”小雪奶奶霎时像变成了一个能呼风唤雨的妇女主任一样厉害。

  小雪根本就不理奶奶和那两个女人的对话,把收据递给奶奶后,她就自己努力地把轮椅向收费大厅门口转动,她想尽快把爸妈的事情办好,她一刻也不想看到奶奶那种势利可笑愚昧无知的可恶嘴脸。

  他们一行六人从收费大厅出来,小雪奶奶按照工作人员的指点拿着收据把要办的手续都办好了。

  小雪没有去焚烧尸体的地方,一是她坐着轮椅不方便,二是因为她担心看到爸妈被送到焚烧炉时自己哭不出来,别人会说她冷酷无情。她只是在焚烧房间外面等着奶奶,但是当她听到从焚烧间传出来奶奶撕心裂肺哭喊时,眼泪还是顺着脸颊无声地流下来,心脏也忍不住跳着疼了几下。

  过了有十多分钟,奶奶怀里抱着儿子和媳妇的骨灰坛哭哭啼啼被两个女人架着从焚烧房里走出来,小雪也擦擦眼泪,吸吸鼻子。

  “小雪,你和我们一起回老家吧,你爸妈回家是要下葬的,好赖你也得给他们买口棺材吧,你不能让他们在阴间里连个住的地方也没有呀!”小雪奶奶看到小雪,急忙擦擦眼泪揩揩鼻涕,满脸泪痕蹲在小雪面前苦着脸说道。

  小雪面无表情看着奶奶,而后对着奶奶一边着急地发着啊的音节,一边双手不停地比划着同时还摇着头。

  “你这孩子说的什么呀?我也看不懂。真是急死我了!”小雪奶奶看到小雪双手又是比划又是啊的,皱着眉头不明所以地说道。

  小雪弯腰拿出轮椅侧兜里的写字板快速写下一句话:我不回去!我没钱了!小雪写完用笔使劲敲敲写字板,小雪奶奶急忙对她旁边的一个中年男人说道:“魁星,她写的什么,你念给我听听。”

  “她说她不回老家,她没钱了。”那个中年男人看一眼写字板的内容后对小雪奶奶说道。

  “你说你不回去?你别忘了,你是老郭家的人!你说你没钱了,谁信呀!你请了那么多工人给你干活,你现在就是大老板,你说你没钱,鬼才信呢!你刚才出手就是一万多,你说你没钱,你骗小孩子呀!”小雪奶奶听明白了小雪的意思后,索性把儿子和媳妇的骨灰坛放在地上,不讲理的劲头又来了,站起来插着腰气势汹汹地责问小雪。

  小雪根本就不理她,自己努力转动轮椅慢慢向殡仪馆大门口移动,小雪不想搭理她奶奶,她想回王奶奶那里。

  “小雪,你不要一天到晚好像有人欠你八百块钱似的脸拉那么长!我今还告诉你,你不回也得回!你是你爸妈唯一的女儿,你要回家给他们披麻戴孝!”小雪奶奶开始发飙了,她弯腰抱起儿子和媳妇的骨灰坛跟在小雪后面,对和她一起来的两男两女说道:“你们跟着她,不能让她走,她有钱,魁星,你赶快去大门口包辆车,二侠和王娥还有杰伟,你们把那死妮子抬也要抬到车上去!”

  小雪奶奶说完,那个叫魁星的中年男子就往殡仪馆大门口跑过去,其他三个跟在小雪后面。

  小雪在前面努力地转动着轮椅,奶奶的话她都听到了,她心里里一阵惊慌,难道奶奶要人绑架她不成!她停下轮椅,急忙弯腰去摸轮椅侧兜里的手机,准备给姑姑发信息求救。

  小雪奶奶因为双手抱着两个骨灰坛在怀里,不方便伸手夺小雪的手机,她对旁边的中年妇女喊到:“王娥!快把那死妮子的手机夺过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