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久负盛名、镖不喊沧的武术之乡——沧州

  2019 南风文玩收藏

  武术(martial arts such as Shadow-boxing,Swordpluy,atc),又叫功夫(Kung fu),是以 打击为主要内容,以套路和搏斗为运动形式的打拳和使用兵器的技术,是内外兼修的中国传统体育项目。

  

  沧州民间武术,兴于明,盛于清,至乾隆时,武术

  之乡已形成,至清末,则声扬海外。有“武术之乡”之誉。[8]

  沧州武术拳种流派众多,特色鲜明,源起或流传于沧州的有八极、劈挂、六合、燕青(迷踪)、明堂、太祖、功力、螳螂、等52种,占中国拳种的40%。沧州武术既有大开大合的勇猛气势,又有推拨擒拿的绝技巧招,讲究实战,具有钢猛剽悍、力度丰满、长短兼备、朴中寓鲜的风格特点。沧州武术,遍及华夏,远涉亚、欧、美、非一些国家和地区。[8]

  明清武科,对沧州武术发展亦有促进。此时武举人、进士达1800余人。1918年(民国七年),直隶督军曹锟为扩充其势力,在沧招募武士数十名到其武术营任教或当兵。[8]

  

  1949年,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视中华武术为优秀民族文化遗产,纳入民族体育项目。自1953 年11月,天津全国民族形式体育表演大会以后,王子平、佟忠义、王金声等被选入赴京表演团,在中南海为毛泽东、周恩来、朱德、陈毅、贺龙等国家领导人表演。

  1960年,王子平及其女儿王菊蓉随周恩来总理率领之国家代表团访问缅甸。同时,沧州武术运动员在沧州各级武术比赛及省和全国武术比赛中多人多次获奖。[8]

  “文化大革命”期间,一些武林人士某些原因受到冲击,一些拳谱和历史文物被销毁,沧州武术发展暂时受挫,而习武之风始终未息,有些佼佼者即功成于此刻。1979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沧州武术再次振兴。地、市及各县相继建立武术协会,建立、恢复、充实业余体校武术队,配备领导和教练人员,增添武术训练设施。一些中小学开设武术课,编排武术操,民办武术馆社。

  

  同时,地、市、县每年举办武术比赛。沧州武术运动员参加省和国家级比赛,多次名列榜首,有些被选入省和国家武术组织或高等院校。沧州武林人士,还有的担任省和国家武术组织领导职务,有的为武术教授或高级教练。在沧州境内,习武者数十万人,沧州“武术之乡”名声再振,1985年,河北省体委正式命名。[8]

  在中国国内,邀沧籍武师前去授艺讲学和派员来沧考察和习艺者,涉及20多个国家和地区

  

  数百年来,沧州武林精英荟萃,豪侠云集,名人辈出,为抵抗列强侵凌,驱寇保国,传德授艺,沧州城乡“拳涛滚滚,武健泱泱”,更有名师高手在中华武术史上留下华章,爱国武术家霍元甲首创精武会,沧籍国民党陆军上将张之江力倡强种救国,出任中央国术馆长,沧籍拳师任教者达52人,千斤王王子平屡胜外国大力士,武林志士佟忠义嫉恶如仇辞官为民,还有丁发祥、王正谊(大刀王五)、李凤山(燕子李三)等名师豪杰,既为沧州武林赢得威名,又为御侮镇邪、弘扬国威、光大中华武术做出突出贡献,被誉为武林师表和民族骄傲。近年来,一代中青年武师活跃国内外武坛,王志海、郭贵增、刘连峻、苗晓兰、石同鼎、常玉刚等接连在国内外顶级赛场摘金夺银,时中秀、齐保卫等武术教育家德艺双馨,王晓楠、井芳、崔文娟、李蒙蒙等后起之秀不断书写沧州武术新的光荣。

  武术(martial arts such as Shadow-boxing,Swordpluy,atc),又叫功夫(Kung fu),是以 打击为主要内容,以套路和搏斗为运动形式的打拳和使用兵器的技术,是内外兼修的中国传统体育项目。

  

  沧州民间武术,兴于明,盛于清,至乾隆时,武术

  之乡已形成,至清末,则声扬海外。有“武术之乡”之誉。[8]

  沧州武术拳种流派众多,特色鲜明,源起或流传于沧州的有八极、劈挂、六合、燕青(迷踪)、明堂、太祖、功力、螳螂、等52种,占中国拳种的40%。沧州武术既有大开大合的勇猛气势,又有推拨擒拿的绝技巧招,讲究实战,具有钢猛剽悍、力度丰满、长短兼备、朴中寓鲜的风格特点。沧州武术,遍及华夏,远涉亚、欧、美、非一些国家和地区。[8]

  明清武科,对沧州武术发展亦有促进。此时武举人、进士达1800余人。1918年(民国七年),直隶督军曹锟为扩充其势力,在沧招募武士数十名到其武术营任教或当兵。[8]

  

  1949年,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视中华武术为优秀民族文化遗产,纳入民族体育项目。自1953 年11月,天津全国民族形式体育表演大会以后,王子平、佟忠义、王金声等被选入赴京表演团,在中南海为毛泽东、周恩来、朱德、陈毅、贺龙等国家领导人表演。

  1960年,王子平及其女儿王菊蓉随周恩来总理率领之国家代表团访问缅甸。同时,沧州武术运动员在沧州各级武术比赛及省和全国武术比赛中多人多次获奖。[8]

  “文化大革命”期间,一些武林人士某些原因受到冲击,一些拳谱和历史文物被销毁,沧州武术发展暂时受挫,而习武之风始终未息,有些佼佼者即功成于此刻。1979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沧州武术再次振兴。地、市及各县相继建立武术协会,建立、恢复、充实业余体校武术队,配备领导和教练人员,增添武术训练设施。一些中小学开设武术课,编排武术操,民办武术馆社。

  

  同时,地、市、县每年举办武术比赛。沧州武术运动员参加省和国家级比赛,多次名列榜首,有些被选入省和国家武术组织或高等院校。沧州武林人士,还有的担任省和国家武术组织领导职务,有的为武术教授或高级教练。在沧州境内,习武者数十万人,沧州“武术之乡”名声再振,1985年,河北省体委正式命名。[8]

  在中国国内,邀沧籍武师前去授艺讲学和派员来沧考察和习艺者,涉及20多个国家和地区

  

  数百年来,沧州武林精英荟萃,豪侠云集,名人辈出,为抵抗列强侵凌,驱寇保国,传德授艺,沧州城乡“拳涛滚滚,武健泱泱”,更有名师高手在中华武术史上留下华章,爱国武术家霍元甲首创精武会,沧籍国民党陆军上将张之江力倡强种救国,出任中央国术馆长,沧籍拳师任教者达52人,千斤王王子平屡胜外国大力士,武林志士佟忠义嫉恶如仇辞官为民,还有丁发祥、王正谊(大刀王五)、李凤山(燕子李三)等名师豪杰,既为沧州武林赢得威名,又为御侮镇邪、弘扬国威、光大中华武术做出突出贡献,被誉为武林师表和民族骄傲。近年来,一代中青年武师活跃国内外武坛,王志海、郭贵增、刘连峻、苗晓兰、石同鼎、常玉刚等接连在国内外顶级赛场摘金夺银,时中秀、齐保卫等武术教育家德艺双馨,王晓楠、井芳、崔文娟、李蒙蒙等后起之秀不断书写沧州武术新的光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