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勘魔侠影录 第一百章 疑心四起

?

于是三人分两拨走,莫公子和小浅到客栈开了两间房,本来想开三间的,但是身上钱不够了,小浅就让莫公子和小宁挤一间房,来客栈的路上看到夜市已经开了,小浅两眼发光,匆匆开好房间就拉着莫公子去乱逛。莫公子跟在后面说:小浅姐姐,小宁叫我们好好休息,他回来要是看到我们不在客栈……”

“诶呀没事没事!他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这里夜市这么热闹我怎么可能错过,他知道也拉不住我!快来,我们早看完还能早回去呢!”

小浅拉着莫公子到处逛,鹿山是为数不多还算繁荣的城镇,这里已经算是江南水乡,深秋的风吹的没有北方那么厉害,百年沉淀下来的习俗和文化影响着这座城,即使到了现在的乱世,也抵挡不了百姓们晚上闲暇时的娱乐放松时光。路边有卖各种小玩意儿的杂货郎,在路边卖力的吆喝,还有固定卖包子和烧饼的铺子,晚上也开着灶,有客人就麻利地干活,没有的就坐下来三三两两的聊天。

小浅在卖玩具的地方挑了半天,买了一个拨浪鼓,又在卖手环头绳的地方买了个小小的银镯子,和老板展开架势吵了半天少了一半的钱。剩下的那一半买了好多小干果,给莫公子分一把,自己留一把,剩下的都装在兜里,边吃边逛。又逛到卖糖葫芦的地方,惊奇地发现老板居然是熟人。小浅拉着大爷的手激动地差点哭出来:“黄爷爷!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

“浅丫头,真是浅丫头啊!好多年没见了,之前还是个黄毛丫头,怎么突然就长这么大了?”

“我今年都十六啦!在别人府上当丫鬟,这回打算回家看看的!黄爷爷有没有到过我们村呀!我们村现在怎么样?”

“去过,我就是打那边过来的,你们村好好的,我也就是走这么远了,再远不敢出去,这几年外面乱,我就近了跑。”

二人嘘寒问暖说了很多,最后黄爷爷送给他们两一人一串糖葫芦,小浅要给钱,他不收,二人眨眼间打了两三套太极,钱兜兜转转最后莫名其妙塞到了莫公子怀里,黄爷爷笑眯眯地说:“我是看着浅丫头长大的,虽不是自家孙女,也是老朋友了,吃个糖葫芦还收什么钱,以后想吃了就来,我的糖葫芦随便吃!钱拿回去拿回去,我可是给这位小伙了,可没给你。”

小浅刚刚同人家‘打太极’,现在脸上吵得还有些红,现在过来扒莫公子的衣领:“林山你还杵着作甚?快把钱给黄爷爷!”

黄爷爷看着二人放声大笑,下巴稀疏的胡子抖得停不下来,引得不少路人驻足观看,小浅拽着莫公子的领口本来想摸他怀里的钱给黄爷爷的,众目睽睽之下忽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一把推开莫公子。

“我……我这里还有钱。”、

黄爷爷笑着抓住她的胳膊:“孩子,不用了,两串糖葫芦当我送你们的,看到你活的平安我就开心了。前面有演皮影戏的,我记得你很喜欢看的,快去吧,过一会儿就没有好位置了。”

听黄爷爷这么说小浅也没再坚持,从兜里摸出一把干果放在黄爷爷手里:“赶路的时候吃,别咬的太用力了,小心你剩下的几颗牙!”

说完小浅拉着莫公子就往前走,身后黄爷爷笑着摇头,“这个野丫头!”

二人没走多久就碰到了搭着台子演皮影戏的,前面挤了一圈人,戏已经开始了,小浅灵巧地往前挤,一看就是个看戏的老手,莫公子被挤的直叫唤,后来实在不行了,拉着小浅问:“小浅姐姐,这戏要看多久?”

“大概半个时辰吧,怎么了?”

“这里太挤了,我在外面等你吧,我不看了。”

“你不爱看皮影戏?”

“嗯……不是很喜欢,人太多了。”

“那好吧,你在外面逛吧!我要去看!”

“行。”莫公子转身要走,想了想回来又拍了拍小浅:“你看完了就在这里等我,别走远了。”

“行行行!”小浅两只眼睛都粘在了前面小小的皮影戏台上,和旁边的人一起拍手叫好。莫公子往后一撤立马前面就挤了一堆人,连小浅的一片衣服都看不见。

莫公子在夜市上走了几步,转身去了医馆,他同先前抓药的小伙计问:“今日与我们一起的黑衣小公子和一对母女呢?”

伙计说:“他们前不久离开了。”

“你可知是从哪个方向走的?”

“西面吧,当时那位公子拿着药背着人从西面去了,也没说去哪。怎么,你找不到他了?鹿山不大,只要他没出城,就好找。实在不成你就往北去二里,那是邓大人的府邸,找他就成。”

“邓大人?”莫公子道:“可是与唐将军关系友好的那位?”

“对啊。”

莫公子想起很久之前自己和杨零、子桑公子一起初到东州时的场景,那个时候还是跟着邓大人一起去的将军府。

他同伙计道了谢出来,想了想去了趟不远处的客栈,问小二也没见过一位身着黑衣的小公子,莫公子心中的猜疑越来越明了,这位小宁同他们出来果然还有别的任务在身。他陷入深思,小宁身手不凡,又有弯刀在身,还是魔教的人。莫公子站在街上望着北面,眉深锁着,心中想:“千万别是我想的那样……”

他气沉丹田,隐身到黑暗中,往邓大人的府邸而去。

再说小宁不久前回了医馆,领着人出来,想了想在比较偏的地方租了个小房子供母女二人居住,二人千恩万谢,小宁说:“钱只够住三个月,以后就靠你们自己想办法了。”

说罢匆匆离开,飞檐走壁一路往邓大人府邸而去。

邓大人之前是朝中武将,与唐将军是至交好友,前朝覆灭后退居鹿山,多少年来也没有人敢觊觎这里,可以说鹿山是继东州之后唯一一处没有遭受战乱和饥荒的地方。邓将军的府邸就是简单的宅子,有时候还要在大厅里断案,生活也是拮据。

小宁在暗中观察。宅子不大,背靠鹿山,面朝城镇,院子里种满了竹子和各种花草,有妇人人在专门打理,时不时轻声哼着小调,一片惬意之情,不久有男人从屋里出来与其交谈。小宁认得,这个人便是邓膺邓大人。邓膺与打理花草的妇人攀谈了几句就迈开步子往外走,小宁也动身,手中摸着弯刀,隐着气息悄悄跟了上去。

96

米代sama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0.7

2019.08.06 16:19

字数 2192

于是三人分两拨走,莫公子和小浅到客栈开了两间房,本来想开三间的,但是身上钱不够了,小浅就让莫公子和小宁挤一间房,来客栈的路上看到夜市已经开了,小浅两眼发光,匆匆开好房间就拉着莫公子去乱逛。莫公子跟在后面说:小浅姐姐,小宁叫我们好好休息,他回来要是看到我们不在客栈……”

“诶呀没事没事!他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这里夜市这么热闹我怎么可能错过,他知道也拉不住我!快来,我们早看完还能早回去呢!”

小浅拉着莫公子到处逛,鹿山是为数不多还算繁荣的城镇,这里已经算是江南水乡,深秋的风吹的没有北方那么厉害,百年沉淀下来的习俗和文化影响着这座城,即使到了现在的乱世,也抵挡不了百姓们晚上闲暇时的娱乐放松时光。路边有卖各种小玩意儿的杂货郎,在路边卖力的吆喝,还有固定卖包子和烧饼的铺子,晚上也开着灶,有客人就麻利地干活,没有的就坐下来三三两两的聊天。

小浅在卖玩具的地方挑了半天,买了一个拨浪鼓,又在卖手环头绳的地方买了个小小的银镯子,和老板展开架势吵了半天少了一半的钱。剩下的那一半买了好多小干果,给莫公子分一把,自己留一把,剩下的都装在兜里,边吃边逛。又逛到卖糖葫芦的地方,惊奇地发现老板居然是熟人。小浅拉着大爷的手激动地差点哭出来:“黄爷爷!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

“浅丫头,真是浅丫头啊!好多年没见了,之前还是个黄毛丫头,怎么突然就长这么大了?”

“我今年都十六啦!在别人府上当丫鬟,这回打算回家看看的!黄爷爷有没有到过我们村呀!我们村现在怎么样?”

“去过,我就是打那边过来的,你们村好好的,我也就是走这么远了,再远不敢出去,这几年外面乱,我就近了跑。”

二人嘘寒问暖说了很多,最后黄爷爷送给他们两一人一串糖葫芦,小浅要给钱,他不收,二人眨眼间打了两三套太极,钱兜兜转转最后莫名其妙塞到了莫公子怀里,黄爷爷笑眯眯地说:“我是看着浅丫头长大的,虽不是自家孙女,也是老朋友了,吃个糖葫芦还收什么钱,以后想吃了就来,我的糖葫芦随便吃!钱拿回去拿回去,我可是给这位小伙了,可没给你。”

小浅刚刚同人家‘打太极’,现在脸上吵得还有些红,现在过来扒莫公子的衣领:“林山你还杵着作甚?快把钱给黄爷爷!”

黄爷爷看着二人放声大笑,下巴稀疏的胡子抖得停不下来,引得不少路人驻足观看,小浅拽着莫公子的领口本来想摸他怀里的钱给黄爷爷的,众目睽睽之下忽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一把推开莫公子。

“我……我这里还有钱。”、

黄爷爷笑着抓住她的胳膊:“孩子,不用了,两串糖葫芦当我送你们的,看到你活的平安我就开心了。前面有演皮影戏的,我记得你很喜欢看的,快去吧,过一会儿就没有好位置了。”

听黄爷爷这么说小浅也没再坚持,从兜里摸出一把干果放在黄爷爷手里:“赶路的时候吃,别咬的太用力了,小心你剩下的几颗牙!”

说完小浅拉着莫公子就往前走,身后黄爷爷笑着摇头,“这个野丫头!”

二人没走多久就碰到了搭着台子演皮影戏的,前面挤了一圈人,戏已经开始了,小浅灵巧地往前挤,一看就是个看戏的老手,莫公子被挤的直叫唤,后来实在不行了,拉着小浅问:“小浅姐姐,这戏要看多久?”

“大概半个时辰吧,怎么了?”

“这里太挤了,我在外面等你吧,我不看了。”

“你不爱看皮影戏?”

“嗯……不是很喜欢,人太多了。”

“那好吧,你在外面逛吧!我要去看!”

“行。”莫公子转身要走,想了想回来又拍了拍小浅:“你看完了就在这里等我,别走远了。”

“行行行!”小浅两只眼睛都粘在了前面小小的皮影戏台上,和旁边的人一起拍手叫好。莫公子往后一撤立马前面就挤了一堆人,连小浅的一片衣服都看不见。

莫公子在夜市上走了几步,转身去了医馆,他同先前抓药的小伙计问:“今日与我们一起的黑衣小公子和一对母女呢?”

伙计说:“他们前不久离开了。”

“你可知是从哪个方向走的?”

“西面吧,当时那位公子拿着药背着人从西面去了,也没说去哪。怎么,你找不到他了?鹿山不大,只要他没出城,就好找。实在不成你就往北去二里,那是邓大人的府邸,找他就成。”

“邓大人?”莫公子道:“可是与唐将军关系友好的那位?”

“对啊。”

莫公子想起很久之前自己和杨零、子桑公子一起初到东州时的场景,那个时候还是跟着邓大人一起去的将军府。

他同伙计道了谢出来,想了想去了趟不远处的客栈,问小二也没见过一位身着黑衣的小公子,莫公子心中的猜疑越来越明了,这位小宁同他们出来果然还有别的任务在身。他陷入深思,小宁身手不凡,又有弯刀在身,还是魔教的人。莫公子站在街上望着北面,眉深锁着,心中想:“千万别是我想的那样……”

他气沉丹田,隐身到黑暗中,往邓大人的府邸而去。

再说小宁不久前回了医馆,领着人出来,想了想在比较偏的地方租了个小房子供母女二人居住,二人千恩万谢,小宁说:“钱只够住三个月,以后就靠你们自己想办法了。”

说罢匆匆离开,飞檐走壁一路往邓大人府邸而去。

邓大人之前是朝中武将,与唐将军是至交好友,前朝覆灭后退居鹿山,多少年来也没有人敢觊觎这里,可以说鹿山是继东州之后唯一一处没有遭受战乱和饥荒的地方。邓将军的府邸就是简单的宅子,有时候还要在大厅里断案,生活也是拮据。

小宁在暗中观察。宅子不大,背靠鹿山,面朝城镇,院子里种满了竹子和各种花草,有妇人人在专门打理,时不时轻声哼着小调,一片惬意之情,不久有男人从屋里出来与其交谈。小宁认得,这个人便是邓膺邓大人。邓膺与打理花草的妇人攀谈了几句就迈开步子往外走,小宁也动身,手中摸着弯刀,隐着气息悄悄跟了上去。

于是三人分两拨走,莫公子和小浅到客栈开了两间房,本来想开三间的,但是身上钱不够了,小浅就让莫公子和小宁挤一间房,来客栈的路上看到夜市已经开了,小浅两眼发光,匆匆开好房间就拉着莫公子去乱逛。莫公子跟在后面说:小浅姐姐,小宁叫我们好好休息,他回来要是看到我们不在客栈……”

“诶呀没事没事!他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这里夜市这么热闹我怎么可能错过,他知道也拉不住我!快来,我们早看完还能早回去呢!”

小浅拉着莫公子到处逛,鹿山是为数不多还算繁荣的城镇,这里已经算是江南水乡,深秋的风吹的没有北方那么厉害,百年沉淀下来的习俗和文化影响着这座城,即使到了现在的乱世,也抵挡不了百姓们晚上闲暇时的娱乐放松时光。路边有卖各种小玩意儿的杂货郎,在路边卖力的吆喝,还有固定卖包子和烧饼的铺子,晚上也开着灶,有客人就麻利地干活,没有的就坐下来三三两两的聊天。

小浅在卖玩具的地方挑了半天,买了一个拨浪鼓,又在卖手环头绳的地方买了个小小的银镯子,和老板展开架势吵了半天少了一半的钱。剩下的那一半买了好多小干果,给莫公子分一把,自己留一把,剩下的都装在兜里,边吃边逛。又逛到卖糖葫芦的地方,惊奇地发现老板居然是熟人。小浅拉着大爷的手激动地差点哭出来:“黄爷爷!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

“浅丫头,真是浅丫头啊!好多年没见了,之前还是个黄毛丫头,怎么突然就长这么大了?”

“我今年都十六啦!在别人府上当丫鬟,这回打算回家看看的!黄爷爷有没有到过我们村呀!我们村现在怎么样?”

“去过,我就是打那边过来的,你们村好好的,我也就是走这么远了,再远不敢出去,这几年外面乱,我就近了跑。”

二人嘘寒问暖说了很多,最后黄爷爷送给他们两一人一串糖葫芦,小浅要给钱,他不收,二人眨眼间打了两三套太极,钱兜兜转转最后莫名其妙塞到了莫公子怀里,黄爷爷笑眯眯地说:“我是看着浅丫头长大的,虽不是自家孙女,也是老朋友了,吃个糖葫芦还收什么钱,以后想吃了就来,我的糖葫芦随便吃!钱拿回去拿回去,我可是给这位小伙了,可没给你。”

小浅刚刚同人家‘打太极’,现在脸上吵得还有些红,现在过来扒莫公子的衣领:“林山你还杵着作甚?快把钱给黄爷爷!”

黄爷爷看着二人放声大笑,下巴稀疏的胡子抖得停不下来,引得不少路人驻足观看,小浅拽着莫公子的领口本来想摸他怀里的钱给黄爷爷的,众目睽睽之下忽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一把推开莫公子。

“我……我这里还有钱。”、

黄爷爷笑着抓住她的胳膊:“孩子,不用了,两串糖葫芦当我送你们的,看到你活的平安我就开心了。前面有演皮影戏的,我记得你很喜欢看的,快去吧,过一会儿就没有好位置了。”

听黄爷爷这么说小浅也没再坚持,从兜里摸出一把干果放在黄爷爷手里:“赶路的时候吃,别咬的太用力了,小心你剩下的几颗牙!”

说完小浅拉着莫公子就往前走,身后黄爷爷笑着摇头,“这个野丫头!”

二人没走多久就碰到了搭着台子演皮影戏的,前面挤了一圈人,戏已经开始了,小浅灵巧地往前挤,一看就是个看戏的老手,莫公子被挤的直叫唤,后来实在不行了,拉着小浅问:“小浅姐姐,这戏要看多久?”

“大概半个时辰吧,怎么了?”

“这里太挤了,我在外面等你吧,我不看了。”

“你不爱看皮影戏?”

“嗯……不是很喜欢,人太多了。”

“那好吧,你在外面逛吧!我要去看!”

“行。”莫公子转身要走,想了想回来又拍了拍小浅:“你看完了就在这里等我,别走远了。”

“行行行!”小浅两只眼睛都粘在了前面小小的皮影戏台上,和旁边的人一起拍手叫好。莫公子往后一撤立马前面就挤了一堆人,连小浅的一片衣服都看不见。

莫公子在夜市上走了几步,转身去了医馆,他同先前抓药的小伙计问:“今日与我们一起的黑衣小公子和一对母女呢?”

伙计说:“他们前不久离开了。”

“你可知是从哪个方向走的?”

“西面吧,当时那位公子拿着药背着人从西面去了,也没说去哪。怎么,你找不到他了?鹿山不大,只要他没出城,就好找。实在不成你就往北去二里,那是邓大人的府邸,找他就成。”

“邓大人?”莫公子道:“可是与唐将军关系友好的那位?”

“对啊。”

莫公子想起很久之前自己和杨零、子桑公子一起初到东州时的场景,那个时候还是跟着邓大人一起去的将军府。

他同伙计道了谢出来,想了想去了趟不远处的客栈,问小二也没见过一位身着黑衣的小公子,莫公子心中的猜疑越来越明了,这位小宁同他们出来果然还有别的任务在身。他陷入深思,小宁身手不凡,又有弯刀在身,还是魔教的人。莫公子站在街上望着北面,眉深锁着,心中想:“千万别是我想的那样……”

他气沉丹田,隐身到黑暗中,往邓大人的府邸而去。

再说小宁不久前回了医馆,领着人出来,想了想在比较偏的地方租了个小房子供母女二人居住,二人千恩万谢,小宁说:“钱只够住三个月,以后就靠你们自己想办法了。”

说罢匆匆离开,飞檐走壁一路往邓大人府邸而去。

邓大人之前是朝中武将,与唐将军是至交好友,前朝覆灭后退居鹿山,多少年来也没有人敢觊觎这里,可以说鹿山是继东州之后唯一一处没有遭受战乱和饥荒的地方。邓将军的府邸就是简单的宅子,有时候还要在大厅里断案,生活也是拮据。

小宁在暗中观察。宅子不大,背靠鹿山,面朝城镇,院子里种满了竹子和各种花草,有妇人人在专门打理,时不时轻声哼着小调,一片惬意之情,不久有男人从屋里出来与其交谈。小宁认得,这个人便是邓膺邓大人。邓膺与打理花草的妇人攀谈了几句就迈开步子往外走,小宁也动身,手中摸着弯刀,隐着气息悄悄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