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鸽子发信号,铁鹞子冲锋,宋军将领的好奇心让一万零三百将士牺牲

  2019 真半壶老酒半支烟

  这可能是历史上最奇葩的一场战斗:以一群信鸽发出信号开始鏖战,打了整整一天,最后一支号称铁鹞子的重甲骑兵加入战斗而结束。这一仗,两万宋军损失了一万零三百人,主将副将死战不降,全部殉国。按照正史记载,宋军在这场战斗中失利,居然是从主将任福的一次轻率的好奇引发的——如果不是任福好奇害死猫,李元昊就是再狡猾,也拿他没招儿。

  大家都知道,宋朝曾经先后向西夏、辽、金纳岁币买平安,但是却有本质的区别:跟辽国可以称兄道弟,见了金国得叫大爷,而送给西夏的钱帛,叫岁赐,因为李元昊不重虚名只捞实惠,只要给钱,他就肯称臣。所以后来元朝丞相脱脱主持修史,并没有把西夏单拉出来列为一本,只是在《宋史》卷四百八十五、四百八十六以列传的形式,记载了一个“夏国”。

  

  在当时,宋朝唯一能打得过的,可能也就是这个夏国了——如果西夏能打得过宋朝,以李元昊桀骜不驯的性格,是不会俯首称臣的。

  咱们今天说的这场鸽子发信号铁鹞子打冲锋的战役,史书称之为“好水川之战”,此战发生的时间是宋仁宗康定二年(史书称庆历元年,因为当年十一月改元了)二月。按照《宋史·卷三百一十二、卷四百八十五》和《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一百三十一》的记载,宋军总指挥是名将名相韩琦,前方主将是行营总管任福,先锋官是都监桑怿,合后大将是钤辖朱观、都监武英,总兵力二万;西夏方面总指挥是西夏王李元昊,兵力是西夏倾巢而出的十万大军。

  本次战役属于宋军自卫反击,因为是李元昊带着西夏抢劫团伙攻击渭州,兵锋直指宋军战略重镇怀远城。时任陕西安抚使的韩琦决定给李元昊一点颜色看看,就驰檄各部,要把李元昊的劫掠部队包了饺子,而且韩琦还下了死命令:“苟违节度,虽有功,亦斩!”

  

  按照韩琦的战略部署(琦面授方略),是让任福等人合兵一处,绕到李元昊背后,在险要之地设伏,打满载而归的李元昊一个措手不及(出贼之后,据险设伏,待其归而邀击之)——很奇怪当时不管是西夏还是辽金,一开始总是抢够了就回老巢,并不想灭宋,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养肥羊。

  韩琦的计划是周密的,任福一开始也是遵照执行的:“福申令持重,其夕宿三川,夏人已过怀远东南。翌日,诸军蹑其后。”好像一切都按照韩琦的计划进行,只要任福悄悄地跟着,就可以找一个好地方,偷偷地打李元昊一闷棍。

  可惜韩琦聪明,李元昊也不傻,韩琦给李元昊设好了陷阱,李元昊却给任福挖了一个大坑。任福跟诸将约好第二天铁壁合围消灭李元昊,却不知道最后被包围的会是他自己:“期以明日会兵,不使夏人一骑遁,然已陷其伏中矣。”

  大战之前互相挖坑,又生怕打草惊蛇,所以双方的骑兵侦查员都不敢抵近侦查以免打草惊蛇,等于大白天上演了一出“三岔口”。如果这一仗是韩琦亲自指挥的,那么李元昊未必能够得逞,但是任福对阵李元昊,就有点不够看了,所以就中了圈套。

  

  在古代,川不是一马平川并不单指河流,两山夹一沟也叫川:“两山之间,必有川焉。”好水川就是这样一个险恶之地,宋军侦察兵没有发现西夏军,西夏军也不知道宋军在哪,看起来双方都是盲人骑瞎马,啥时候碰上啥时候开打。但是李元昊却大大地狡猾,任福没有办法,他有办法,他的办法就是一群鸽子。

  轻手蹑脚地跟在李元昊身后的任福大军,在路上捡到了几个木头箱子。封得严严实实的木头箱子,上面还有小小的出气孔,仔细一听,箱子里好像还有活物的声音。

  看了标题和前文的读者诸君,已经猜到了箱子里装的是鸽子,但是任福却不知道。好奇心驱使他下令暴力拆箱,这一拆就拆出祸害来了:“悬哨家鸽百余,自盒中起,盘飞军上。”这下坏了菜了——李元昊马上知道宋军到了什么地方了。飞起的鸽子就是总攻命令,李元昊十万骑兵以鸽群为目标蜂拥而至,想包饺子的任福自己变成了饺子馅儿。

  

  看所有的史料,我们都会发现宋军其实并不弱,武器也十分精良,以步制骑也不是毫无办法,任福的两万步兵,硬是顶住了李元昊十万骑兵的猛烈冲击:面对西夏的重兵合围,先锋桑怿率先发起了反冲锋,任福挥动四刃铁锏(史书为四刃铁简)带领主力跟进,准备突出重围。

  西夏骑兵就像蝗虫一样,杀退一群又围上来一群,“自辰至午酣战”,宋军冲不出去,西夏军也冲不散宋军阵型。

  十万对两万,骑兵对步兵,仗打成这个鸟样,李元昊恼羞成怒,祭出了杀手锏——“铁鹞子”。这铁鹞子,不用过多解释,因为这个兵种在金国叫“铁浮屠”,也就是重甲骑兵。

  

  铁鹞子一出,已经苦战一上午的宋军就有点扛不住了,先锋桑怿、西路巡检刘肃、任福之子怀亮先后牺牲,主将任福也多处负伤(身被十余矢)。

  一个叫刘进的小校提出让任福率先突围,但是任福抱定了战死沙场的决心:“吾为大将,兵败,以死报国耳!”《续资治通鉴长编》记载:“任福挥四刃铁简,挺身决斗,枪中左颊,绝其喉而死。”

  

  即使主将牺牲,宋军依然没有溃散,而是一直打到天黑,直到西夏军精疲力尽主动撤退:“钤辖朱观以千余人保民垣,发矢四射,会暮,夏军引去。”

  这一仗宋军损失一万零三百人,但同时也重创了西夏军。其后宋军增援部队陆续赶来,跟李元昊多次交战,虽然败多胜少,但是毕竟国力强大兵力占优,打得起消耗战,打到最后是李元昊吃不消了:“元昊虽数胜,然死亡创痍者相半,人困于点集,财力不给,国中为‘十不如’之谣以怨之。”

  李元昊被宋军死缠烂打搞得焦头烂额,再加上西夏又闹了天灾(夏境鼠食稼,且旱),只好向宋朝求和,并且最后约定管宋仁宗叫爹,自己称子:“称男(儿子)邦泥定国兀卒上书父大宋皇帝,更名曩霄而不称臣。”

  李元昊在给宋仁宗的上表宋中起誓发愿:“乞颁誓诏,盖欲世世遵守,永以为好。倘君亲之义不存,或臣子之心渝变,使宗祀不永,子孙罹殃。”

  

  宋仁宗得了面子,却丢了里子:“赐对衣、黄金带、银鞍勒马、银二万两、绢二万匹、茶三万斤。”

  现在想来,如果宋朝君臣不允李元昊求和,而是乘着西夏闹天灾的时候痛打落水狗,一战而灭西夏,可能就会重树宋军声威,还可以通过对西夏的持久战,培养出属于那个时代的精兵良将。

  但是偃武修文强干弱枝的国策,即使是一代明君宋仁宗,也没有要改变的意愿。能花钱摆平的事情,宋朝是绝对不肯动刀兵的。

  西夏小国胃口小,很容易满足,宋朝手指缝里洒下一点金银,就够他们活的了。可是金人胃口大,给多少钱都喂不饱;元军更是贪得无厌,花钱能买一时平安,却买不来永久太平。

  

  人口第一、经济第一、文化第一、武器第一、兵力第一的宋朝,有一统天下的实力,就是因为有话语权的君臣都是鸽派,才造成了长久被动挨打的局面。

  最后要请问读者诸君:如果宋朝出现了一个像汉武帝刘彻、唐太宗李世民那样的雄主,掌握着宋朝富甲天下的资源,能否扫灭周边异族?在笔者看来,宋朝就是出现一个隋炀帝杨广那样的皇帝,可能也早就大杀四方了……

  这可能是历史上最奇葩的一场战斗:以一群信鸽发出信号开始鏖战,打了整整一天,最后一支号称铁鹞子的重甲骑兵加入战斗而结束。这一仗,两万宋军损失了一万零三百人,主将副将死战不降,全部殉国。按照正史记载,宋军在这场战斗中失利,居然是从主将任福的一次轻率的好奇引发的——如果不是任福好奇害死猫,李元昊就是再狡猾,也拿他没招儿。

  大家都知道,宋朝曾经先后向西夏、辽、金纳岁币买平安,但是却有本质的区别:跟辽国可以称兄道弟,见了金国得叫大爷,而送给西夏的钱帛,叫岁赐,因为李元昊不重虚名只捞实惠,只要给钱,他就肯称臣。所以后来元朝丞相脱脱主持修史,并没有把西夏单拉出来列为一本,只是在《宋史》卷四百八十五、四百八十六以列传的形式,记载了一个“夏国”。

  

  在当时,宋朝唯一能打得过的,可能也就是这个夏国了——如果西夏能打得过宋朝,以李元昊桀骜不驯的性格,是不会俯首称臣的。

  咱们今天说的这场鸽子发信号铁鹞子打冲锋的战役,史书称之为“好水川之战”,此战发生的时间是宋仁宗康定二年(史书称庆历元年,因为当年十一月改元了)二月。按照《宋史·卷三百一十二、卷四百八十五》和《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一百三十一》的记载,宋军总指挥是名将名相韩琦,前方主将是行营总管任福,先锋官是都监桑怿,合后大将是钤辖朱观、都监武英,总兵力二万;西夏方面总指挥是西夏王李元昊,兵力是西夏倾巢而出的十万大军。

  本次战役属于宋军自卫反击,因为是李元昊带着西夏抢劫团伙攻击渭州,兵锋直指宋军战略重镇怀远城。时任陕西安抚使的韩琦决定给李元昊一点颜色看看,就驰檄各部,要把李元昊的劫掠部队包了饺子,而且韩琦还下了死命令:“苟违节度,虽有功,亦斩!”

  

  按照韩琦的战略部署(琦面授方略),是让任福等人合兵一处,绕到李元昊背后,在险要之地设伏,打满载而归的李元昊一个措手不及(出贼之后,据险设伏,待其归而邀击之)——很奇怪当时不管是西夏还是辽金,一开始总是抢够了就回老巢,并不想灭宋,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养肥羊。

  韩琦的计划是周密的,任福一开始也是遵照执行的:“福申令持重,其夕宿三川,夏人已过怀远东南。翌日,诸军蹑其后。”好像一切都按照韩琦的计划进行,只要任福悄悄地跟着,就可以找一个好地方,偷偷地打李元昊一闷棍。

  可惜韩琦聪明,李元昊也不傻,韩琦给李元昊设好了陷阱,李元昊却给任福挖了一个大坑。任福跟诸将约好第二天铁壁合围消灭李元昊,却不知道最后被包围的会是他自己:“期以明日会兵,不使夏人一骑遁,然已陷其伏中矣。”

  大战之前互相挖坑,又生怕打草惊蛇,所以双方的骑兵侦查员都不敢抵近侦查以免打草惊蛇,等于大白天上演了一出“三岔口”。如果这一仗是韩琦亲自指挥的,那么李元昊未必能够得逞,但是任福对阵李元昊,就有点不够看了,所以就中了圈套。

  

  在古代,川不是一马平川并不单指河流,两山夹一沟也叫川:“两山之间,必有川焉。”好水川就是这样一个险恶之地,宋军侦察兵没有发现西夏军,西夏军也不知道宋军在哪,看起来双方都是盲人骑瞎马,啥时候碰上啥时候开打。但是李元昊却大大地狡猾,任福没有办法,他有办法,他的办法就是一群鸽子。

  轻手蹑脚地跟在李元昊身后的任福大军,在路上捡到了几个木头箱子。封得严严实实的木头箱子,上面还有小小的出气孔,仔细一听,箱子里好像还有活物的声音。

  看了标题和前文的读者诸君,已经猜到了箱子里装的是鸽子,但是任福却不知道。好奇心驱使他下令暴力拆箱,这一拆就拆出祸害来了:“悬哨家鸽百余,自盒中起,盘飞军上。”这下坏了菜了——李元昊马上知道宋军到了什么地方了。飞起的鸽子就是总攻命令,李元昊十万骑兵以鸽群为目标蜂拥而至,想包饺子的任福自己变成了饺子馅儿。

  

  看所有的史料,我们都会发现宋军其实并不弱,武器也十分精良,以步制骑也不是毫无办法,任福的两万步兵,硬是顶住了李元昊十万骑兵的猛烈冲击:面对西夏的重兵合围,先锋桑怿率先发起了反冲锋,任福挥动四刃铁锏(史书为四刃铁简)带领主力跟进,准备突出重围。

  西夏骑兵就像蝗虫一样,杀退一群又围上来一群,“自辰至午酣战”,宋军冲不出去,西夏军也冲不散宋军阵型。

  十万对两万,骑兵对步兵,仗打成这个鸟样,李元昊恼羞成怒,祭出了杀手锏——“铁鹞子”。这铁鹞子,不用过多解释,因为这个兵种在金国叫“铁浮屠”,也就是重甲骑兵。

  

  铁鹞子一出,已经苦战一上午的宋军就有点扛不住了,先锋桑怿、西路巡检刘肃、任福之子怀亮先后牺牲,主将任福也多处负伤(身被十余矢)。

  一个叫刘进的小校提出让任福率先突围,但是任福抱定了战死沙场的决心:“吾为大将,兵败,以死报国耳!”《续资治通鉴长编》记载:“任福挥四刃铁简,挺身决斗,枪中左颊,绝其喉而死。”

  

  即使主将牺牲,宋军依然没有溃散,而是一直打到天黑,直到西夏军精疲力尽主动撤退:“钤辖朱观以千余人保民垣,发矢四射,会暮,夏军引去。”

  这一仗宋军损失一万零三百人,但同时也重创了西夏军。其后宋军增援部队陆续赶来,跟李元昊多次交战,虽然败多胜少,但是毕竟国力强大兵力占优,打得起消耗战,打到最后是李元昊吃不消了:“元昊虽数胜,然死亡创痍者相半,人困于点集,财力不给,国中为‘十不如’之谣以怨之。”

  李元昊被宋军死缠烂打搞得焦头烂额,再加上西夏又闹了天灾(夏境鼠食稼,且旱),只好向宋朝求和,并且最后约定管宋仁宗叫爹,自己称子:“称男(儿子)邦泥定国兀卒上书父大宋皇帝,更名曩霄而不称臣。”

  李元昊在给宋仁宗的上表宋中起誓发愿:“乞颁誓诏,盖欲世世遵守,永以为好。倘君亲之义不存,或臣子之心渝变,使宗祀不永,子孙罹殃。”

  

  宋仁宗得了面子,却丢了里子:“赐对衣、黄金带、银鞍勒马、银二万两、绢二万匹、茶三万斤。”

  现在想来,如果宋朝君臣不允李元昊求和,而是乘着西夏闹天灾的时候痛打落水狗,一战而灭西夏,可能就会重树宋军声威,还可以通过对西夏的持久战,培养出属于那个时代的精兵良将。

  但是偃武修文强干弱枝的国策,即使是一代明君宋仁宗,也没有要改变的意愿。能花钱摆平的事情,宋朝是绝对不肯动刀兵的。

  西夏小国胃口小,很容易满足,宋朝手指缝里洒下一点金银,就够他们活的了。可是金人胃口大,给多少钱都喂不饱;元军更是贪得无厌,花钱能买一时平安,却买不来永久太平。

  

  人口第一、经济第一、文化第一、武器第一、兵力第一的宋朝,有一统天下的实力,就是因为有话语权的君臣都是鸽派,才造成了长久被动挨打的局面。

  最后要请问读者诸君:如果宋朝出现了一个像汉武帝刘彻、唐太宗李世民那样的雄主,掌握着宋朝富甲天下的资源,能否扫灭周边异族?在笔者看来,宋朝就是出现一个隋炀帝杨广那样的皇帝,可能也早就大杀四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