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民进党正利用“修法”重拾“反中牌”,对台湾真的好吗

民进党多数派台湾“立法院”临时议会最近通过了对“国家安全法部分条款”修正案的三读,将网络空间纳入安全范畴,并大幅增加对“共产主义间谍”的处罚和罚款。此举不仅表明民进党当局将加强对言论的控制,也等于变相操纵“对中国的恐惧”和“反华”牌。

根据新修订的台湾所谓的《国家安全法》,人民不得向外国、大陆地区、香港、澳门和海外敌对势力提供援助,包括发起、资助、接待、操纵、指挥或发展组织。泄露、传递或者传送间谍或者收集有关官方秘密的文件、图片、图像、新闻、文章或者电磁记录的;同时,互联网空间也包括在安全维护的范围内。

在个案的基础上,当然应该认真对待安全问题,还需要加强对有害间谍的防范。然而,这一“修订”具有很高的针对性,是针对中国大陆的。例如,《国家安全法》最初规定,任何秘密文件、图纸或开发组织不得被间谍、交付或传送给外国人或大陆人。外国人和大陆人基本上是一体适用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和一百万新台币以下罚金。该法“修正”后,对外国,如美国人或日本发展组织,处罚为三年以上十年以下,并可处以3000万元以下的罚款。然而,随着大陆人民发展组织的成立,处罚已改为七年以上,罚款5000万元至1亿元。为什么有双重标准?

此外,修改后的“共产主义间谍发展组织”的定义,包括发起、资助、托管、操纵、指挥等,即所谓的“提供援助”,如何判断?对安全的危险程度有多大?它没有明确规定,这就给了行政机关无限的自由裁量权。这同样适用于将网络空间纳入国家安全的范围,因为网络空间的概念模糊不清,过去也没有类似的案例。将来会如何解释呢?如何“执法”?这并非没有争议。这就是为什么学者们批评“真正的目的是打击网络上的虚假新闻,保护政治权力,即使它限制言论自由。”

毕竟,民进党当局之所以频繁“修改法律”和施加限制,是为了将中国大陆描绘成“对台湾最大的威胁”,从而加剧人们对中国大陆的恐惧和反感。民进党认为在竞选中打“怕中国”和“反华”牌是有利的。然而,这对台湾真的有好处吗?

根据西方政治学者的说法,如果恐惧足够强烈,它可以改变以前的政党身份。如果选民觉得核心受到威胁,效果会更好。911事件后,共和党在2002年和2004年的胜利都与美国人对恐怖主义的恐惧有关,这是最典型的例子。

毫无疑问,恐惧是最简单的情感诉求。只要一个人把对手和恐惧联系在一起,加剧选民的恐慌和不确定性,他就可以很容易地提高选民对自己的认识。尤其是当政治成就不是很好,人民缺乏凝聚力时,恐惧往往成为政党操纵舆论的最有效王牌。从这个角度来看,民进党的“恐华”和“反华”剧似乎抓住了选民的心理。就竞选策略而言,不能不说它是一种强有力的武器。然而,冷静地思考,这样的做法不仅短暂而且漫长,而且饮鸩止渴。

首先,虽然台湾海峡两岸没有统一,但台湾不能因为血缘关系和共同文化而完全断绝与大陆的关系。鼓励人们害怕大陆就等于封锁台湾,让机会溜走。其次,台湾海峡两岸的实力非常不同。台湾与大陆竞争的资本越来越少。故意妖魔化大陆,制造人民的恐惧,不会强化台湾,只会增加相互间的敌意。此外,虽然台湾海峡两岸没有官方接触,但民间交流仍在继续。此外,大陆对台湾的优惠政策相继出台,使得民进党的“反华卡”和“反华卡”不仅逐年减少其边际利益,也削弱了其合法性和说服力。

更重要的是,选民可能会因为恐惧而被欺骗一段时间,但他们不会永远被欺骗。20多年来,民进党一直在大选中打出“害怕中国”和“反华”的牌。然而,有时它赢,有时它输。可以看出,操纵“对中国的恐惧”和“反华”牌不是灵丹妙药,但成就是绝对真理。有鉴于此,民进党最终将是徒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