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第一章群雄逐鹿三江砖家考证缘因

他们说,你该得到的都得到了,相对而言,你完全可称作是人生赢家。但我不这么认为。如果算有一点成绩的话,那是我用百倍努力换来的。相比这些,其实我想要的更多。

——摘自《子龙回忆录:风起草莽间》第三章第6节

闲言休提。

单说这一日,已是仲夏。刚刚还是火辣艳阳,须臾,台风格美幻化成团团浓云,从头顶掠过。刹那间,遮云蔽日,飞沙走石,落叶飞舞,午后竟像是到了黄昏。

赵子龙坐在偌大的办公室内。中央空调呜呜地低吼着,给人一种凛冽的凉意。没有别人。20楼上,寂静无声。赵子龙想起往事,竟莫名地有一股烦躁。

想来,自蜀汉今报创刊来,他带着弟兄们南征北战,硬是在群雄逐鹿中杀出一条血路,虽无大功,倒也屡有斩获,他也凭此从一个处级干部,跃升为副厅级,渐渐走进刘关张三兄弟的领导核心边缘。

“子龙,你这几年操劳了,为我们蜀国屡建功勋,组织不会亏待你的。”刘备的话犹在耳边回响。赵子龙听来却有些烦闷,想关羽张飞何德何能,每日只会溜须拍马,却能深得刘备信任,仅凭匹夫之勇,一个占据西蜀日报,一个掌管蜀汉都市报。“桃园结义又如何?我常胜将军又如何?哎!”这样想着,子龙不觉叹了口气。

如今,刘备终于似有醒悟,力排众议,应是在领导集团里给赵子龙加了把交椅,虽是最后一名,毕竟这几年没算白费了。可就是这一上调,偏偏惹来子龙的一番烦恼。在蜀汉今报,他是绝对的权威,可到了中央,自己也不过是一个走卒罢了。最要紧的是,蜀汉今报的几名副老总,早对他的位子虎视眈眈。他走后,不免又是一番腥风血雨。

走,还是留,这是个问题,是个头疼的大问题。子龙想。

凉江那边,烦忧的还有魏国早报的老总曹真。他坐在16楼上,呆若木瓜。

在这里,为方便读者了解局势,请允许我对三江市做一番介绍。

简单地说,这是一个两江交汇的城市,凉江和冰江在这里汇合,后蜿蜒东行,直奔东海而去。这里经济并不怎么发达,却要命地生活着近千万人口,于是就成了兵家必争之地。

就这样一个欠发达的地方,为何引来群雄争锋?小子认为,盖因男人的荷尔蒙做崇。原来,这些男人们要争的,不一定是金银财宝这些阿堵物,最主要原因是,这里盛产美女。但卡尔·马克思不这么认为,他觉得,是这里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成就了它显赫的战略地位。数十年后,罗贯中仔细研究了这段历史,又提出新论,指出刘备、曹操、孙权在这里打得不可开交,充分说明了物质决定意识,正是这里的水多,便于游泳,才引来英雄竞折腰。

当然,他的论断一出,就遭到众多学者的质疑。周汝昌说,曹雪芹为什么要写红楼梦,刘曹孙就为什么要拿下三江市。如此翻覆纷杂,以至数千年后,大家仍为此争论得喋喋不休。

这些论著可谓汗牛冲犊,滔滔如长江之水,绵绵不绝,恕小子才学浅薄,不能一一列出。

单说当时,曹操统大军3000,占据江北,刘备率军2000,占据江南,孙权只有兵1000,只好在偏远的城乡结合部安顿。各位看官,你道小子胡说。孙权为何还没有刘备兵多。这你有所不知,这刘备是汉室宗亲,人又极诱惑之能事,硬是从孙权那里骗来不少兵,从此打着汉献帝的旗号,四处招兵买马,渐渐把孙权边缘化了。

那曹操也非等闲之辈,怎奈上天注定,他不姓刘,说起来总有出师无名的尴尬,只好忍气吞声,暂受刘备节制,其实则暗中与孙权谈判,欲联手共诛刘备。

这是后话,按下不表。

再说这曹真,呆呆地看着楼下如过江鲫鱼般的车流,陷入了苦闷的沉思。

“我的过去一片朦胧……”阿迪亚诺在《暗店街》中写道,可曹真却真切的感受到,我的未来一片朦胧……

原来,这曹真曾跟随曹操征战南北,如今终于当上了禁军头领,统领曹军精锐部队魏国早报。可近来情况似有不妙,魏兵甲曾私下告诉他,曹操正试图与孙权谈判,欲谈整合之事,如成,对于曹真来说,就是挑战。想那孙权帐下的周喻、鲁肃也非泛泛之辈,一场明争暗斗也许就从曹孙两家的近臣中悄悄展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