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小说:腾龙渊多异人异事,神秘的戴氏家族和更为神秘的夜兰女子。

小说:腾龙渊多异人异事,神秘的戴氏家族和更为神秘的夜兰女子。

第三章 少年戴相知(1)

在未央王朝北方平安郡深山一隅,有个地方叫腾龙渊,当中有一个极其偏僻的小村落,零零散散,只有十几户人家,皆以种田渔猎为生。

其中有一户,姓戴,据说是多年以前,由东灵关某地迁居而来,是村中唯一的异人家族,然其祖上究竟是何来历,非但外人无从知晓,就连他们自己也不甚明了,屡屡被问起身世来,只说世代书香,后因家道中落,碍于生计不得不游走行医,四海为家,偶然行经此地,见风水甚为灵盛怡人,便安居下来。

戴家身为异人家族,不仅形貌体魄伟岸俊逸,且他这一族人之子嗣,无论男女,天生便长有一个相同的赤红色符纹,状如胎记,男子生在胸口正中,女子生在腹部脐下,这道不为人知的隐秘符纹,既像是一个家族的徽印,又像是上天烙下的一道难以磨灭的诅咒遗痕。

腾龙渊里的村民皆乃是世代猎户,闲暇时也在房前屋后种些薄田菜蔬,唯这戴家人不同,既不擅于打猎,也不擅于农耕,只有祖传下来的行医制衣之能。因此,其家族便以此两项技艺与周围猎户们换取些柴米油盐,日用银钱,维持生计。

因这戴家人身怀灵修异术,擅能炼化奇药灵石,故而医术奇佳,接筋续骨,医创疗伤,往往药到病除,堪称神医妙手。且所制之衣裙也极为精细秀美,俨然就像是皇宫内院里才有的手艺,故而,深受四野乡民尊崇爱戴。

长此以往,整个腾龙渊地界,无人不知他戴家医道制衣双绝,名声渐渐传开,以致州城府郡的官宦乡绅们,也不远千百里争相来此求医问药,定制裙裳。

虽然戴氏一族的资财境况因此一天好似一天,然而,随着携带绫罗绸缎前来为眷属求制裙裳的富绅官宦越来越多,竟比求医问药的还要多上几倍,令戴家人几乎难以腾出闲暇外出行医救人,既有违初衷,更不胜其烦。

没过多久,便传出讯息来,行医就不拘远近,先贫后富,而不再做对外制衣的营生,单单只接应织补之工,此后,门庭渐安。

……

然而,世事盛衰不定,往往不尽人意。

这戴氏家族定居腾龙渊,虽说资财有增无减,然人丁并未因此而兴旺,反倒是在迁居此地之后,运命大不如前,族群逐渐衰败下来。

想他这一族初来之时,还有老老少少男男女女数十人之多,住着偌大一个四方院子,可是到了后来,虽说是行医世家,救治外人无数,自己族裔却越发人丁稀微,一个个往往活不过四十岁,便英年早逝。

至这一代,境况更是大不如前,就只剩下一户四口,夫妻二人带着一子一女,独自住在村西头那座族群旧居的大院子里,除了行医,连织补的活计也不做了,且愈发孤僻诡秘,行医事外,更是极少与外人打交道。

这一户男主人名叫戴岚,年近四十,温文尔雅,性情十分和善,一家大小,全然仰仗着他带领儿子四处行医,赚些银钱度日。

戴岚之妻夜兰氏,名芳华,翎眉长目,容颜形貌变幻无定,常年闲坐家中修身养性,大门不出,二门不入,于世间事从来都是不闻不问。虽说她这性情看似温婉沉静,然其行事,却极为神秘决绝,且深谙幻术灵符之道,颇有预知世事之能,只是她这些惊世神通从不在人前显露,是以,其究竟是何许人也,并不为外人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