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长安十二时辰》中从落魄拖油瓶到贪藏胡椒八百石的大贪官

  自古以来,历朝历代都有位极人臣但行贪污受贿的人,更有甚者,以大贪出名:清有和珅;明有刘瑾;宋有蔡京;唐有元载。近日大火的《长安十二时辰》,讲述的是天保三载上元节,在长安城里发生的故事,剧中第十二集便有元载这一人物的出场,不过此时他还只是一介八品小官。

  《长安十二时辰》中从落魄拖油瓶到贪藏胡椒八百石的大贪官

  元载的出场,可谓在《长安十二时辰》中是浓墨重彩的一笔。元载是如何从八品小官一步步位极人臣,又走上贪藏胡椒八百石(60吨)的呢?其实,在这个人物出场中,便已有了答案。

  剧中永王令熊火帮头目秦珏找大理寺找可靠的人行一道文书拘捕张小敬,秦珏立刻想到了大理寺的评事元载,并承诺“找此人准成”——“此人名叫元载,一门心思想攀高枝,若是知道能为永王办事,必定尽心尽力。”元载身为大理寺的评事,相当于现在最高法院的基层公务员,在旧识秦珏眼中却是一个想攀高枝的人,可见其人并不满足于现在的社会地位,有很强的心机和野心。

  《长安十二时辰》中从落魄拖油瓶到贪藏胡椒八百石的大贪官

  小院枯树,乌鸦啄柿。剧中镜头一转,转到元载住处。门庭冷清,屋室简陋。不见其人,只见一手在香炉上顺着烟雾翻来又覆去。只闻其声,慢慢悠悠地正在与一个年幼的婢女对话。

  “是李太白的《乌夜啼》。右相近日真的常弹此曲?”

  “元评事,上个月的俸银,小奴悉数给了林相府的阿平丫头。阿平常在林相府的月堂伺候,说近来林相常练此谱。”

  “围紧些,风灌进来了。”

  “公子真逗,不舍得使钱买碳烧来取暖,倒日日雇人挡风。”

  “你懂些什么呀,使唤物怎么能和使唤人比呢?使唤人要有趣的多!”

  “公子,熏好了没有?从今晨巳时就坐在这里熏香,今日是要见什么大人物吗?”

  “……”

  一心想攀高枝地元载在这段对话中表现地淋漓尽致。

  l 收买线报

  一个大理寺的公务员,不改善自己的衣食住行,而将自己的全部月俸悉数用于收买相府的仆人,以收集权相线报。可见元载下血本收买线报,志不在评事,志在高堂,并在暗中筹谋规划已久,早早就付诸于行动了。至于位极人臣,只是早晚的事。

  《长安十二时辰》中从落魄拖油瓶到贪藏胡椒八百石的大贪官

  l 揣度人心

  为了更好地接近上层官场,元载做了大量的准备,其中一点就是窥测他人心思。通过一首权相常弹的乐府诗,就能细细揣摩这个中涵义,以度人心。以生活起居之小事,以小见大,可见其机敏和野心。

  《长安十二时辰》中从落魄拖油瓶到贪藏胡椒八百石的大贪官

  l 追求权势

  为了见“大人物”,元载从巳时就开始熏香等待。熏香挡风不用屏风,而是用人,因为使唤人比使唤物更有趣。出身寒微的元载,随母改嫁姓元,作为一个拖油瓶,致使其极度贪恋权势。因为有了权势,就有了地位和金钱。这种经历和个性,也为之后元载位极人臣却连胡椒都要贪藏八百石而埋下伏笔。

  《长安十二时辰》中从落魄拖油瓶到贪藏胡椒八百石的大贪官

  “《乌夜啼》,李太白向圣人觐谒所作:黄云城边乌欲栖,归飞哑哑枝上啼。机中织锦秦川女,碧纱如烟隔窗语。停梭怅然忆远人,独宿孤房泪如雨。”至此,元载才吟诗而现,露出正面。剧中也以大量元载与婢女的对话,直接塑造了这样一个人物形象。

  l 怀才不遇

  对于《乌夜啼》,元载很容易就揣测解读了李白的心思:“李太白,他懂什么怨妇,他见都没见过。写的还是自己,抱怨自己一身的本事,朝廷就是装作看不见。跟我一样。”志隐于诗,元载与李白一样,怨无伯乐,自己空有一身本事,却无法施展拳脚,不被朝廷所重用。于我个人见解,元载更多地是对权势的向往,在意的是权势,才智和本事只是实现其“宏愿”的方法和途径。

  《长安十二时辰》中从落魄拖油瓶到贪藏胡椒八百石的大贪官

  l 工于心计

  “可右相,如日中天,炙手可热,他怎么也偏爱此曲呢?况且这词牌里,还有乌鸦啼叫,大难临头的意思。”当今右相正得势,却常常偏爱弹奏李白充满怨气的《乌夜啼》,元载揣测李白心思容易,却难以揣测当今权相的心思,百思不得其解。甚至连晚上也睡不好,可见其工于心计,劳心伤神。

  《长安十二时辰》中从落魄拖油瓶到贪藏胡椒八百石的大贪官

  l 雕心雁爪

  元载,一个对自己的姻缘都用于利用筹谋的狠人,他的理想型妻子,不求相夫不求教子,只求娘家有权有势:“都打听清楚了吗?长安还有哪一位五品以上大员的女儿未曾婚配的,被休了,回到家中的也行啊。”《长安十二辰》剧中,元载对大将军之女王韫秀的接近和相处,无不透露着极强的政治目的性,用现在的话说真是一个欺骗少女感情的渣男。

  《长安十二时辰》中从落魄拖油瓶到贪藏胡椒八百石的大贪官

  l 相时而动

  “听说长安出了乱子,被几个小贼混了进来,但太子的人,右相的人,甚至何监,郭将军,都被搅扰地坐立不安,依我看过了今日,长安官场要生巨变,这时候要是能掺上一脚,历下什么功劳,那我妻子宅子都有了。”一个八品小官,眼光和雄心却和当朝权势一般,机警地关注着政治大环境,等待最佳时机,蓄势而发。

  《长安十二时辰》中从落魄拖油瓶到贪藏胡椒八百石的大贪官

  在历史上,元载终于凭借自己的才智谋划从一个落魄的拖油瓶升任唐朝宰相。元载的经历和性情终究让他成为了一个为政贪纵,生活奢侈的人。或许元载是穷怕了,连八百石的胡椒都要贪藏,最后被砍头时,只有一只含在嘴里的臭袜子陪着。

  不知道在还在播的《长安十二时辰》中,元载的结局是什么?是否立功升官?是否成功取得王韫秀?让我们一起追剧,拭目以待把!

  《长安十二时辰》中从落魄拖油瓶到贪藏胡椒八百石的大贪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