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小说传国神器重现江湖,复国宝藏撩动人心,武林群雄跃跃欲试

  小说:传国神器重现江湖,复国宝藏撩动人心,武林群雄跃跃欲试

  巳牌时分将过,好戏渐入高潮。

  当最后一件卖品呈现在大家眼前时,所有人都不禁一怔一下子俱都被画卷中大气威严的青铜鼎给吸引住了,气氛一下子又变得庄重起来。

  众人眼中一边欣赏着画中精美绝伦的青铜鼎,耳中一边听着端木老丐娓娓道来:“想当年武王伐纣顺天应人势如破竹,据说用了不到一个月地时间就将传国几百年强大的商王朝一举灭掉,建立了延续八百年的周王朝的天下,功成之后为了纪念这一伟大功绩特意请来天下的能工巧匠铸造了这文武王鼎,表示从此马放南山卸甲归田天下再无兵戈共享太平,直至后来外族犬戎入侵平王东迁不慎遗失了武王神鼎,从此周王室日益势衰诸侯争霸长达五百多年之久,待到蛮秦灭周文王神鼎也于战火之中湮没无闻,后来秦国虽然一统天下,但是短短十几年就土崩瓦解,其后如汉唐盛世虽然也是辉煌灿烂,但是若要论文治武功国祚之久再也没有一个可以望周项背的了,,,,,。”

  听了这番话,众人又是一番热论,但是这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听多了也自然而然的会有人提出疑问,一个年轻的剑客不揣冒昧地笑道:“先生之言未免过于夸大了吧!想这王朝更替治乱兴衰的大事,岂是区区两个铜鼎能决定的!”

  端木老丐并不反驳,只是继续吃着自己碗中的话梅,那意思是你爱信不信。

  风挽花却笑道:“既然端木先生认为这文武二鼎有如此举足轻重的干系,想必其中一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还请先生为我们明言解惑!”

  话音未落,跟他卯上了的丁靖也笑道:“不错,万花公子之意,正是我等之意,还望先生赐教!”

  端木老丐岿然不动仿佛刚才的那些事情发生过就跟没发生过似地,又慢条斯理地继续道来,道:“相传这文武二鼎各藏着一个秘密,,,,,,,,“

  “秘密?”

  “什么秘密!”

  “据闻文王鼎上蕴藏着阴阳天书的秘密,得之可通天地智慧,,,武王鼎上蕴藏着封神战策的秘密,得之可获无上神功,,,,,,,,,,,,,,”

  果然,这话一出,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又盯上了画卷中的武王神鼎,我靠无上神功,那得是什么境界,每个人都不禁心潮澎湃,但是看了半天谁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鼎上的纹饰典雅正大庄严肃穆似乎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而就在众人纠结之时,端木老丐又放话了,淡淡地道:“不通天地智慧的人是参不透这无上神功的!“这话一出,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又都齐刷刷地盯上了他,有些人心中甚至不禁痛骂道:“你个老东西说话大喘气,怎么没噎死你!“

  听到这里,万震南笑道:“那该如何参透这天地智慧呢?还请端木先生指教!”

  众人一听这话,也纷纷竖起耳朵,想听听端木老丐能有什么高见,没想到端木老丐,叹了口气道:“这个,老乞丐就不知道了,,,,,,”

  听了这话,众人纷纷失望,可是就在这时,只听一人笑道:“那你还知道些什么?”众人循声望去只见问话的人正是那个人如其名的吴霾,听了他的问话,众人心中不禁又燃起一丝希望,沉了沉气接着听端木老丐继续忽悠。

  端木老丐笑道:“已经知道的不多了,不过听说,武王神鼎除了蕴藏了封神战策的秘密之外,还暗藏着一份复国宝藏的秘密,,,,,,”

  听了这话,众人这一下又都来了精神了,不禁都心中暗自窃喜,心说甭说什么阴阳天书封神战策是真是假还弄不清楚,就算是真的,就凭咱们捉襟见肘的见识也悟不透学不会啊!可是这复国宝藏那就不一样了,要真是有这么一笔宝藏,那真金白银的要是弄到了手谁不会花,这如果还需要别人教的话,那你只能咬舌自尽了。

  果然,郁五爷首当其冲地问道:“哦?此话怎讲?“

  端木老丐笑道:“据悉当年周幽王宠幸美人褒姒动了废立太子的念头,,,,,,,”

  话犹未了只听一个小子,笑道:“这个我知道,这就是传闻中的烽火戏诸侯为博美人一笑的故事!“

  这话一出非但没有得到众人的喝彩反倒被大家狠狠的瞪了一眼,吓得他马上闭了嘴,众人心说:“就你小子能,好像就你知道一样,这个时候多什么嘴?“

  端木老丐倒不以为意,笑道:“不错,周幽王不爱江山爱美人因此得罪了王后和太子,最后王后的娘家人联合犬戎攻破了镐京灭了西周,周幽王在城破之前就将这文武二鼎交给了他与褒姒的儿子希望日后凭此可以复国,只是不幸在混乱之中只带走了武王神鼎,而这文王神鼎就被后来的平王所得,,,,,”

  “那宝藏呢?”

  “传闻褒姒的儿子带着武王神鼎回到自己母亲的部族,之后团结族人希望可以有机会复国,但是由于丧失了文王神鼎,无法得到封神战策最终也只能无力回天了,只好将这武王神鼎留给后人,希望假以时日等待时机成熟集合文武二鼎再图复国大业,与此同时也留下一笔复国宝藏,届时以备军需所用,,,,,,,”

  听到这里大家总算大概弄清楚了来龙去脉,忍不住都有种跃跃欲试的意思,而万震南首当其冲地道:“既然这文武王鼎关系如此重大就应该交到可靠的人手里妥善保管,否则的话要是落入歹人的手里恐怕会给武林带来一场浩劫啊!“

  这话一出,其意不言自明了,这是有点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意思了,但是即便众人不满也无话可说,因为放眼武林要说道可靠那是非少林武当两派莫属了,见众人无话可说,万震南正要接着趁热打铁往下说,没想到汪雄飞却冷笑道:“不知万大侠的意思,这所谓的可靠指的是武当派呢,还是少林派呢?“

  这话有点隔岸观火挑拨离间的意思,万震南又怎会听不出来,冷笑道:“反正不会是海南派就是了!“

  孟平黄一看两人有些话不投机,趁机卖个人情,马上笑道:“这文武王鼎既然是如此重要的宝物,依我之见,不如一个交给武当派代为保管,一个交给少林派代为保管,待他日破解其中奥秘之后再另做打算不迟,不知众位意下如何?“

  听了这话,众人也频频点头心想这也许是最合适的安排,万震南也知道少林派想独吞恐怕也说不过去,于是笑道:“和仲兄所言极是,,,,,,”谁知话犹未了又有人插言道:“极是,极是,以我之见这武王神鼎交给我们武当派来代为保管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众人循声望去发现说这话的人正是闭门谢客沉默了半天的沈叶侠。

  听他这么说,风挽花笑道:“仲义兄既然说最合适,想必自有其道理,小弟愿闻其详!”

  沈叶侠笑道:“这还不明摆着吗?这武王神鼎,有个武字,我们武当派也有个武字,以武卫武岂非顺理成章名正言顺啊!”

  丁靖也跟着捧场,笑道:“这倒是,更何况你们武当派还拜真武大帝这就更加是真真恰如其分了!”

  沈叶侠一看有人捧场更来精神了当下站了起来笑道:“哎!这位兄弟说的好啊,果然是见识非凡,这样看来大家都没什么意见了吧!那我们武当派就当仁不让恭敬不如从命了!大家放心要是真能找到那什么复国宝藏,我们武当派也不会独吞的,一定拿出来跟大家分分的。”

  听他这么说,大伙也乐了,纷纷笑道:“三少爷如此爽快,咱们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坐等分红就是了!”

  眼见好像事情已经是板上钉钉的样子,万震南又急又气,心说:“这武王神鼎要是交给你们武当派保管,那什么复国宝藏还不都得被你们这些臭道士拿去炼丹了,,,,,“但见众人纷纷跟着起哄也一时找不到什么合理的理由拒绝,可是看着这到手的宝贝就这么不翼而飞又是万分不情愿,就在他干着急的时候,突然又有一个人笑道:“我看此事不妥!此事不妥!非常不妥!”

  万震南一看有帮腔的了,又重拾了信心,一打量这帮腔的,看服饰像是雁荡派的,但这时候也顾不得分东西南北了,马上笑道:“这位兄弟是雁荡派的高第吧?敢问如何称呼?”

  这人笑道:“好说,在下邱雁鸣,有劳万大侠过问!“

  万震南笑道:”原来是邱少侠,适才之事邱少侠言说不妥,不知有何高见?不妨直言,,,,,,,

  邱雁鸣笑道:“高见不敢!只是在下觉得要是这武王神鼎交给了武当派,文王神鼎交给了少林派,那你们两派这以后这关系可就不再是道友关系了,岂不成了父子关系了!这岂不是乱了辈分!不妥,不妥,我看不妥!”

  一听这话众人都乐了,沈叶侠马上笑骂道:“你个浪荡派的,少胡说八道了,我看你就是改不了贪花好色的毛病,看见大腿你就情不自禁啊!”

  邱雁鸣笑道:“圣人云食色性也,贪花好色也是人之常情嘛!”

  丁靖笑道:“这话在理,俗话说得好美不美看大腿嘛!”

  听了这话,众人都乐开了怀,个别德高望重的前辈见这些后辈口不择言也是不禁摇头苦笑,仿佛是看见了自己年轻时地模样,细细一想当年自己大概也是这个德性!

  所以,汪雄飞也一时兴起接着笑道:“话是不错,不过,除非少林派变成少文派,不然这也门不当户不对啊!“

  说到这里,在场众人都已经快笑翻了,万震南见汪雄飞如此大胆敢拿“少林派”开涮,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心说:“我师父是吃素的,我可不是吃素的,当下也怒了,道:“我看只怕还是把海南派变成南海派更加容易一些!”

  听了这话,大伙也渐渐忍住了笑,心说这玩笑开的确有些过了,沈叶儒见状马上笑道:“以我之见,既然大家决定要把这文武二鼎托付给少林武当两派保管,这一点都没什么意见,所争执的是谁文谁武,我看咱们还是按照山庄的老规矩竞标,出价最高的可得武王神鼎,次之可得文王鼎如何?”

  这话一出,郁五爷首先响应道:“对对对,还是大公子说的对!那就麻烦南郭先生估估价吧!”

  南郭先生笑道:“如此宝物实难准确衡量啊!要我看就二十万两起价愿者上钩吧!”大家听了这话也哈哈大笑,沈叶儒笑道:“南郭先生二十万起价,可有应标者!”这话一出居然无人响应,万震南居然也没有那么亟不可待了,最后只好老办法招暗标,经过三次征询过后最终这武王神鼎以一百万两被拍走,而文王鼎则被八十万两被拍走。

  事情总算告一段落,沈叶儒正准备宣布散场,而一直没有说话的仇云却突然起身正色道:“大公子,这文武王鼎既然关系武林的安危,如此仓促的决定这两件神器的保管权恐怕不妥吧!”

  沈叶儒听了他这话,笑道:“那以兄台之见应该如何?“

  仇云笑道:“以我之见,不如设法先将文武王鼎放暂且在绿荫山庄,咱们选个良辰吉日来一个比武夺鼎岂不是更好!“

  听了他这个意见,果然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跟着起哄,笑道:“哎!这个主意不错,毕竟这个文武王鼎事关重大,保管这文武王鼎毕竟不能靠耍耍嘴皮子就行的,还得看有没有真功夫!“

  “对!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这位兄弟说的很在理!“

  万震南眼看好容易到手的买卖又有告吹的危险,马上冷笑道:“不以规矩不成方圆,人无信不立,既然大公子已经落锤了岂可言而无信出尔反尔.“说完又忍不住一脸霸气地环视众人道:”哼!就算比武夺鼎咱们少林派还怕了谁不成!“

  他这话说得铿锵有力有理有力十分得体,只是没想到听了这话,仇云马上点头称是道:“恩!万大侠说的极是,是我错了,我知道了!“

  万震南看他横插一杠子之后又突然退却了不禁有些愕然,不知道他这虚晃一枪到底想搞什么,但是一眼看到众人脸上会意的笑,那笑分明是在说好嘛果然是你,马上明白上了鬼子当了,后悔自己没沉住气,又不方便当众发作,只能恶狠狠地等了仇云一眼,心里直骂道:“你个某娘养的敢诈老子,真是找死也不分时候”。

  仇云却一脸不在乎地的样子,好像是在说炸的就是你,说不定弄不好还得再给你回回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