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科大讯飞盈利背后的非常之功与非常之道

  原创财Sir3天前我要分享

  刘庆峰已然出发,科大讯飞也已置身“山中”,虽然还未到达登顶的状态,但它已经开始登山,刚克服了爬坡之后的艰难,开始到慢慢适应的状态,但还要继续坚定目标、一步一个脚印的踏实前行。

  “坚持下来,就会由难受状态变成通透的状态;到了山顶,便一览众山小。”

  作者 / 刘彦领

  编辑 / 薄冬梅

  《浪潮之巅》作者吴军曾在书中写道:“近一百多年来,总有一些公司很幸运地、有意识或无意识地站在技术革命的浪尖之上。在这十几年间,它们代表着科技的浪潮,直到下一波浪潮的来临。”

  从一百年前算起,AT&T、IBM、苹果以及中国的BAT们都先后被幸运地推到了浪尖上。如今,随着人工智能的爆发,又一波企业站上了浪潮之巅。

  “未来十年,人工智能将深刻改变世界的生产和生活方式,它将像水和电一样无处不在。”今年6月,在科大讯飞20周年之际,董事长刘庆峰曾在内部信中写道。

  作为一家在全球各大AI竞赛中屡屡刷榜的企业,他领导下的科大讯飞已成为中国人工智能界的代表之一。不过与国内众多沉醉于“人工智能”的公司不同,它较早就开始尝试将技术势能向产品势能转换——当然,这样的转换并不是那么迅疾,它需要一个关键的节点。

  最终,科大讯飞将今年选定为这一节点。今年开始,它发力2.0战略,与1.0战略(2015年起)注重研发与方案打磨不同,这一阶段的核心是规模化应用,是人效。

  “盈利拐点即将到来”,8月21日晚科大讯飞半年报发布后,有机构在对上半年2.0战略落地所取得的业绩进行分析后如此预判。

  01

  “苦尽甘来”

  8月21日晚,科大讯飞交出2019年上半年成绩单。上半年,科大讯飞实现营收42.28亿元,同比增长31.7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89亿元,同比增长45.06%;扣非后净利润同比增长56.61%。

  

  在人工智能普遍面临盈利窘境的现实下,科大讯飞的这份财报显得十分突出。曾有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近90%的人工智能公司处于亏损状态,而10%赚钱的企业基本是技术提供商。

  在赚钱的企业中,似乎科大讯飞并不典型——它既是技术提供商,也是产品提供商。

  今年上半年,技术上,它的语音输入全面升级新一代语音识别框架引擎,语音识别效果进一步提升相对20%以上,同时开放180多项AI能力和场景方案,开发者数量达到103万;产品上,向汽车厂商出售了超过280万套智能助理产品,累计前装装车数量已经突破1800万辆,新增90余个新车型项目合作……

  产品端一个更明显的变化是To C业务的提升。今年上半年,从业务结构上看,科大讯飞B端业务仍然占据大头,但也可以清晰看到,科大讯飞从To B到To C的转型颇有成效,C端业务已经慢慢成为科大讯飞增收主力。

  根据财报,科大讯飞To C不断扩大营收占比,本报告期内占比提升到37.28%:实现营业收入15.76亿,同比增长45.45%;实现毛利8.49亿,同比增长41.92%。

  To C占比提升的背后,科大讯飞于今年上半年发布了讯飞翻译机3.0、讯飞智能办公本、讯飞录音笔、讯飞转写机等多款颠覆传统的智能硬件产品,并在今年的6.18电商节实现五大品类六个第一。

  

  发展消费者业务,这是科大讯飞为自己找到的另一个业务支点,也是它在周期下的“对冲”之举。“苦尽甘来”,有科大讯飞内部员工如此看待这份财报,他的语境是当前复杂的经济形势,以及科大讯飞以其在人工智能的行业地位所受到的波及。

  科大讯飞在半年报中提到,其核心技术全部来自于自主研发,并不受制于人;当前使用海外元器件的部分消费者产品,科大讯飞已有针对极端情况的应对措施和替代方案。

  此外,短期来看,科大讯飞来源于美国的收入占比极少,2018年来源于美国的收入占比仅为0.01%。海外业务重点围绕一带一路战略国家,未来海外业务占讯飞业务的总量和比例会逐步上升。

  正如它所强调的那样,科大讯飞的底气来自多年的创新与积淀。

  “今天的每一个成果,都源于我们五年、十年乃至更久的布局。” 刘庆峰曾说道。

  “一个领导者重要的素质是方向感和节奏感。”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认为,做企业不仅要有方向感,更要有节奏感,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情,企业才能长治久安、长足发展。无疑,科大讯飞找准了方向,踏准了节奏。

  02

  非常之功

  业务举棋若定背后是清晰的战略逻辑。早在2015年,科大讯飞做了一个影响未来数年的战略决定,即人工智能战略1.0:不再只追求当前的税后利润增长,把资金投到决定未来的战略方向上,主要任务是核心技术全球领先,用户规模不断增长,收入毛利快速增加。

  要找到自己的用户,首要的是确立场景,之后需要实现垂直场景的研发与方案、产品打磨以及渠道构建。这正是过去四年间科大讯飞所主要在做的事情,最终它找到了大办公(消费者业务)、教育、政法三个核心场景,并以此进行产品研发和市场推广。

  当前,无论是场景架构,用户规模还是产品布局,它1.0阶段的任务已经基本完成。比如,讯飞输入法活跃用户逾1.4亿;比如其在办公场景下布局了讯飞听见APP、听见M1、听见智能会议系统等产品,在教育场景下覆盖全国余所学校等。

  而且,多场景布局也为科大讯飞的业绩形成了带动。2019年上半年,在To C消费业务增长的同时,其教育、政法业务也实现了增长:教育产品和服务实现营业收入9.79亿元,同比增长48.86%;政法业务实现营业收入4.59亿元,同比增长31.58%。

  

  长远的布局、投入与稳步的执行,正是科大讯飞当前能在人工智能领域独占一隅的原因所在。无论是“顶天+立地”的技术战略,还是“平台+赛道”的产品战略,都证明了这一点——随着竞争环境的变化,不断进化与升级,这正是科大讯飞的“远虑”。

  其中,顶天立地的技术信仰,助其构建行业赛道的核心制高点;“平台+赛道”的发展模式,让它能够同赛道上的伙伴形成协同互利的生态圈,也能够构建垂直入口或行业的刚需+代差优势,这也是科大讯飞能够在教育、司法、医疗等行业持续耕耘的原因。

  战略就像望远镜,能看清很远的方向,但是不能缩短脚下的路程。而在四年的1.0投入后,科大讯飞于2019年提出人工智能战略正式进入 2.0 时代:从战略布局期到规模深耕期,赛道要控盘,应用上规模,效益要起飞。“要在人员没有大幅增长的情况下,要推进绩效管理,提升人均效益。”科大讯飞在财报中如此阐述这一战略的要义。

  而具体则是,在战略层面将推行战略聚焦,资源也会集中到战略方向,寄希望通过产品突破进而实现经营的突破。在管理层面,通过规模化采购节约成本。在组织建设和平台建设上,持续推动透明规范、按制度办事和绩效管理。

  这一战略同样也在半年报中有所显现。数据显示,去年科大讯飞仍然以投入为主,人员增长了37%,费用也增长了65%。而在2.0战略确立后,今年上半年,科大讯飞实现毛利21.33亿元,同比增长33.11%,高于研发投入32.15%的同比涨幅——其研发投入上涨主要是受研发人员增加和薪酬水平上升影响。

  如果说1.0阶段,受投入较大影响,科大讯飞虽然收入规模快速增长,但盈利增速尚未与之匹配,那么随着2.0战略的实施,在绩效管理和更积极的市场表现下,它的盈利拐点即将到来。

  03

  非常之道

  战略空间只是企业实现增长的必要条件,更关键的还要看企业是否具备将其落地为现实的能力。

  刘庆峰喜欢爬山。他说,这和创业的过程一样,每时每刻都有一个新的山峰在前面等你去征服;当你快到一个山顶时,还有另一座更大的山峰在前面,这样才有不竭的动力去前行、才有挑战的精神去创新。

  “3到5年之内实现百亿收入,千亿市值;中期目标,中国人工智能产业领导者,以及产业生态的构建者。要拥有10亿的活跃用户,而且相互之间在汇聚交流、沟通信息,形成10万家以上的成功产业生态,实现千亿收入;长远目标,要做全球人工智能产业领导者。”他曾设定下这样的目标。

  以梦为马,刘庆峰和科大讯飞凭借的是技术筑基。“在这个过程中只有保持顶天立地的技术信仰和战略定力,我们才可以达到人工智能星辰大海的未来目标。”刘庆峰直言,研发是人工智能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所在。

  

  纵观历年财报,科大讯飞研发投入连续6年占营收比例超过20%。2019年上半年,其研发投入已达12.44亿元,同比增长32%。

  2017年,在《MIT科技评论》给出的“全球50大最具创新力企业”榜单中,科大讯飞被评为全球第六、中国第一。

  值得注意的是,科大讯飞坚持“源头创新”,近几年其在语音合成、语音识别、机器翻译、医学影像、人脸识别、自然语言理解等方面均取得成就,在国际比赛中,多次刷新全球纪录,仅2018年,就拿了12个国际权威赛事的“世界第一”。目前,由科大讯飞主持和参与制定的国家标准已有2项、国际标准有1项。

  从科大讯飞的投入上来看,其基于长远价值进行布局的进取心始终未变——强技术、重研发,重创新,高强度持续投入和突破,形成战略纵深,构筑竞争力,这也是科大讯飞的成功之道。

  在科大讯飞公司大厦最醒目的位置上,刻着这样一句话:“燃烧最亮的火把,要么率先燎原,要么最先熄灭。”

  创业之初,刘庆峰身上的这团火是“让民族语音产业腾飞”。20年过去,凭借坚守人工智能的执念,依靠产品,科大讯飞硬是自己打通了一道风口——从底层的语音产品,到嵌入式多功能语音技术,再到人工智能重要细分领域语音识别、合成、语义理解等,一路走来科大讯飞已经完成了AI核心技术的阶段性迭代。

  在智能语音方面取得行业领导地位后,刘庆峰与科大讯飞有底气有更大的梦想,他又为心中的那团火加了一把柴——要让机器像人一样能听会说,能理解会思考,实现认知智能领域的突破。

  “今天人工智能不仅是一项技术,而是一个深刻改变世界生产和生活方式的产业方向”,刘庆峰表示,人工智能是一个伟大的历史进程,除了技术,还要有产品,还要有社会管理、法律、伦理和人文,而最核心的是人工智能的核心价值观,“必须是阳光的、健康的,必须是能够帮助人类与人为善的”。

  这与科大讯飞的价值观一脉相承。“不特别看重短期利益,不会在营销上跟风,不会为短期利益损害长期利益。”刘庆峰说,我们今天所做的一切都要成为未来的积累,不管每一步走的是快一点还是慢一点,而要看是否通向了最终目标。

  “我们要做一家令人尊敬的伟大公司。”这是刘庆峰多年不变的理想,他常提到,“我们要做一家成就员工理想、创造社会价值的公司,而不只是一家赚钱的公司。”

  刘庆峰已然出发,科大讯飞也已置身“山中”,虽然还未到达登顶的状态,但它已经开始登山,刚克服了爬坡之后的艰难,开始到慢慢适应的状态,但还要继续坚定目标、一步一个脚印的踏实前行。

  “坚持下来,就会由难受状态变成通透的状态;到了山顶,便一览众山小。”

  一点财经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刘庆峰已然出发,科大讯飞也已置身“山中”,虽然还未到达登顶的状态,但它已经开始登山,刚克服了爬坡之后的艰难,开始到慢慢适应的状态,但还要继续坚定目标、一步一个脚印的踏实前行。

  “坚持下来,就会由难受状态变成通透的状态;到了山顶,便一览众山小。”

  作者 / 刘彦领

  编辑 / 薄冬梅

  《浪潮之巅》作者吴军曾在书中写道:“近一百多年来,总有一些公司很幸运地、有意识或无意识地站在技术革命的浪尖之上。在这十几年间,它们代表着科技的浪潮,直到下一波浪潮的来临。”

  从一百年前算起,AT&T、IBM、苹果以及中国的BAT们都先后被幸运地推到了浪尖上。如今,随着人工智能的爆发,又一波企业站上了浪潮之巅。

  “未来十年,人工智能将深刻改变世界的生产和生活方式,它将像水和电一样无处不在。”今年6月,在科大讯飞20周年之际,董事长刘庆峰曾在内部信中写道。

  作为一家在全球各大AI竞赛中屡屡刷榜的企业,他领导下的科大讯飞已成为中国人工智能界的代表之一。不过与国内众多沉醉于“人工智能”的公司不同,它较早就开始尝试将技术势能向产品势能转换——当然,这样的转换并不是那么迅疾,它需要一个关键的节点。

  最终,科大讯飞将今年选定为这一节点。今年开始,它发力2.0战略,与1.0战略(2015年起)注重研发与方案打磨不同,这一阶段的核心是规模化应用,是人效。

  “盈利拐点即将到来”,8月21日晚科大讯飞半年报发布后,有机构在对上半年2.0战略落地所取得的业绩进行分析后如此预判。

  01

  “苦尽甘来”

  8月21日晚,科大讯飞交出2019年上半年成绩单。上半年,科大讯飞实现营收42.28亿元,同比增长31.7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89亿元,同比增长45.06%;扣非后净利润同比增长56.61%。

  

  在人工智能普遍面临盈利窘境的现实下,科大讯飞的这份财报显得十分突出。曾有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近90%的人工智能公司处于亏损状态,而10%赚钱的企业基本是技术提供商。

  在赚钱的企业中,似乎科大讯飞并不典型——它既是技术提供商,也是产品提供商。

  今年上半年,技术上,它的语音输入全面升级新一代语音识别框架引擎,语音识别效果进一步提升相对20%以上,同时开放180多项AI能力和场景方案,开发者数量达到103万;产品上,向汽车厂商出售了超过280万套智能助理产品,累计前装装车数量已经突破1800万辆,新增90余个新车型项目合作……

  产品端一个更明显的变化是To C业务的提升。今年上半年,从业务结构上看,科大讯飞B端业务仍然占据大头,但也可以清晰看到,科大讯飞从To B到To C的转型颇有成效,C端业务已经慢慢成为科大讯飞增收主力。

  根据财报,科大讯飞To C不断扩大营收占比,本报告期内占比提升到37.28%:实现营业收入15.76亿,同比增长45.45%;实现毛利8.49亿,同比增长41.92%。

  To C占比提升的背后,科大讯飞于今年上半年发布了讯飞翻译机3.0、讯飞智能办公本、讯飞录音笔、讯飞转写机等多款颠覆传统的智能硬件产品,并在今年的6.18电商节实现五大品类六个第一。

  

  发展消费者业务,这是科大讯飞为自己找到的另一个业务支点,也是它在周期下的“对冲”之举。“苦尽甘来”,有科大讯飞内部员工如此看待这份财报,他的语境是当前复杂的经济形势,以及科大讯飞以其在人工智能的行业地位所受到的波及。

  科大讯飞在半年报中提到,其核心技术全部来自于自主研发,并不受制于人;当前使用海外元器件的部分消费者产品,科大讯飞已有针对极端情况的应对措施和替代方案。

  此外,短期来看,科大讯飞来源于美国的收入占比极少,2018年来源于美国的收入占比仅为0.01%。海外业务重点围绕一带一路战略国家,未来海外业务占讯飞业务的总量和比例会逐步上升。

  正如它所强调的那样,科大讯飞的底气来自多年的创新与积淀。

  “今天的每一个成果,都源于我们五年、十年乃至更久的布局。” 刘庆峰曾说道。

  “一个领导者重要的素质是方向感和节奏感。”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认为,做企业不仅要有方向感,更要有节奏感,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情,企业才能长治久安、长足发展。无疑,科大讯飞找准了方向,踏准了节奏。

  02

  非常之功

  业务举棋若定背后是清晰的战略逻辑。早在2015年,科大讯飞做了一个影响未来数年的战略决定,即人工智能战略1.0:不再只追求当前的税后利润增长,把资金投到决定未来的战略方向上,主要任务是核心技术全球领先,用户规模不断增长,收入毛利快速增加。

  要找到自己的用户,首要的是确立场景,之后需要实现垂直场景的研发与方案、产品打磨以及渠道构建。这正是过去四年间科大讯飞所主要在做的事情,最终它找到了大办公(消费者业务)、教育、政法三个核心场景,并以此进行产品研发和市场推广。

  当前,无论是场景架构,用户规模还是产品布局,它1.0阶段的任务已经基本完成。比如,讯飞输入法活跃用户逾1.4亿;比如其在办公场景下布局了讯飞听见APP、听见M1、听见智能会议系统等产品,在教育场景下覆盖全国余所学校等。

  而且,多场景布局也为科大讯飞的业绩形成了带动。2019年上半年,在To C消费业务增长的同时,其教育、政法业务也实现了增长:教育产品和服务实现营业收入9.79亿元,同比增长48.86%;政法业务实现营业收入4.59亿元,同比增长31.58%。

  

  长远的布局、投入与稳步的执行,正是科大讯飞当前能在人工智能领域独占一隅的原因所在。无论是“顶天+立地”的技术战略,还是“平台+赛道”的产品战略,都证明了这一点——随着竞争环境的变化,不断进化与升级,这正是科大讯飞的“远虑”。

  其中,顶天立地的技术信仰,助其构建行业赛道的核心制高点;“平台+赛道”的发展模式,让它能够同赛道上的伙伴形成协同互利的生态圈,也能够构建垂直入口或行业的刚需+代差优势,这也是科大讯飞能够在教育、司法、医疗等行业持续耕耘的原因。

  战略就像望远镜,能看清很远的方向,但是不能缩短脚下的路程。而在四年的1.0投入后,科大讯飞于2019年提出人工智能战略正式进入 2.0 时代:从战略布局期到规模深耕期,赛道要控盘,应用上规模,效益要起飞。“要在人员没有大幅增长的情况下,要推进绩效管理,提升人均效益。”科大讯飞在财报中如此阐述这一战略的要义。

  而具体则是,在战略层面将推行战略聚焦,资源也会集中到战略方向,寄希望通过产品突破进而实现经营的突破。在管理层面,通过规模化采购节约成本。在组织建设和平台建设上,持续推动透明规范、按制度办事和绩效管理。

  这一战略同样也在半年报中有所显现。数据显示,去年科大讯飞仍然以投入为主,人员增长了37%,费用也增长了65%。而在2.0战略确立后,今年上半年,科大讯飞实现毛利21.33亿元,同比增长33.11%,高于研发投入32.15%的同比涨幅——其研发投入上涨主要是受研发人员增加和薪酬水平上升影响。

  如果说1.0阶段,受投入较大影响,科大讯飞虽然收入规模快速增长,但盈利增速尚未与之匹配,那么随着2.0战略的实施,在绩效管理和更积极的市场表现下,它的盈利拐点即将到来。

  03

  非常之道

  战略空间只是企业实现增长的必要条件,更关键的还要看企业是否具备将其落地为现实的能力。

  刘庆峰喜欢爬山。他说,这和创业的过程一样,每时每刻都有一个新的山峰在前面等你去征服;当你快到一个山顶时,还有另一座更大的山峰在前面,这样才有不竭的动力去前行、才有挑战的精神去创新。

  “3到5年之内实现百亿收入,千亿市值;中期目标,中国人工智能产业领导者,以及产业生态的构建者。要拥有10亿的活跃用户,而且相互之间在汇聚交流、沟通信息,形成10万家以上的成功产业生态,实现千亿收入;长远目标,要做全球人工智能产业领导者。”他曾设定下这样的目标。

  以梦为马,刘庆峰和科大讯飞凭借的是技术筑基。“在这个过程中只有保持顶天立地的技术信仰和战略定力,我们才可以达到人工智能星辰大海的未来目标。”刘庆峰直言,研发是人工智能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所在。

  

  纵观历年财报,科大讯飞研发投入连续6年占营收比例超过20%。2019年上半年,其研发投入已达12.44亿元,同比增长32%。

  2017年,在《MIT科技评论》给出的“全球50大最具创新力企业”榜单中,科大讯飞被评为全球第六、中国第一。

  值得注意的是,科大讯飞坚持“源头创新”,近几年其在语音合成、语音识别、机器翻译、医学影像、人脸识别、自然语言理解等方面均取得成就,在国际比赛中,多次刷新全球纪录,仅2018年,就拿了12个国际权威赛事的“世界第一”。目前,由科大讯飞主持和参与制定的国家标准已有2项、国际标准有1项。

  从科大讯飞的投入上来看,其基于长远价值进行布局的进取心始终未变——强技术、重研发,重创新,高强度持续投入和突破,形成战略纵深,构筑竞争力,这也是科大讯飞的成功之道。

  在科大讯飞公司大厦最醒目的位置上,刻着这样一句话:“燃烧最亮的火把,要么率先燎原,要么最先熄灭。”

  创业之初,刘庆峰身上的这团火是“让民族语音产业腾飞”。20年过去,凭借坚守人工智能的执念,依靠产品,科大讯飞硬是自己打通了一道风口——从底层的语音产品,到嵌入式多功能语音技术,再到人工智能重要细分领域语音识别、合成、语义理解等,一路走来科大讯飞已经完成了AI核心技术的阶段性迭代。

  在智能语音方面取得行业领导地位后,刘庆峰与科大讯飞有底气有更大的梦想,他又为心中的那团火加了一把柴——要让机器像人一样能听会说,能理解会思考,实现认知智能领域的突破。

  “今天人工智能不仅是一项技术,而是一个深刻改变世界生产和生活方式的产业方向”,刘庆峰表示,人工智能是一个伟大的历史进程,除了技术,还要有产品,还要有社会管理、法律、伦理和人文,而最核心的是人工智能的核心价值观,“必须是阳光的、健康的,必须是能够帮助人类与人为善的”。

  这与科大讯飞的价值观一脉相承。“不特别看重短期利益,不会在营销上跟风,不会为短期利益损害长期利益。”刘庆峰说,我们今天所做的一切都要成为未来的积累,不管每一步走的是快一点还是慢一点,而要看是否通向了最终目标。

  “我们要做一家令人尊敬的伟大公司。”这是刘庆峰多年不变的理想,他常提到,“我们要做一家成就员工理想、创造社会价值的公司,而不只是一家赚钱的公司。”

  刘庆峰已然出发,科大讯飞也已置身“山中”,虽然还未到达登顶的状态,但它已经开始登山,刚克服了爬坡之后的艰难,开始到慢慢适应的状态,但还要继续坚定目标、一步一个脚印的踏实前行。

  “坚持下来,就会由难受状态变成通透的状态;到了山顶,便一览众山小。”

  一点财经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